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晋城好人

【文明在行动】一句承诺 十年坚守——“晋城好人”李郭龙的情义故事

2017年06月09日 08:14:00 来源:太行日报·晚报版

  文/本报记者 田黎霞 张华敏 图/本报记者 张理锋

  李郭龙和白美棠的家在阳城县凤城镇湾村,村民们依山而住,郭龙和美棠住在村里的最高处,蜿蜒而上的小路不时有三两枝山花相伴。远远看,李郭龙正推着轮椅上的美棠在向我们张望。一进院门,他就急忙从家里拿出小板凳,放在明媚的阳光里让我们坐下,他一脸朴实,略显不安地朝着我们笑。美棠坐在轮椅上,她穿着干干净净的罩衣沐浴着初夏的空气,旁边放着一碗吃剩下的擀得很薄的西红柿面片汤。虽然因为脑出血的后遗症不时会流口水,但李郭龙给美棠围上了自制的围嘴儿,隔一会儿就帮她擦擦口水,怕她手凉,还细心地给她戴着手套。

  你很难想象这样细致的照顾出自一个大男人,让人更想不到的是,他们是一对半路夫妻,也没有共同的子女,可李郭龙就这样照顾了白美棠十年。十年,3600多个日日夜夜,有多少日子,就有多少辛苦。这十年,李郭龙为了一句轻轻的承诺,付出了十年长长的坚守。

美棠的日常生活离不开李郭龙的照顾。

1 “儿啊,你咋明知道她身体不好,还要往坑里跳呢?”

  山花开满村路,枝头有雀鸟呢喃,这是李郭龙和白美棠一起迎来的第11个夏天。

  李郭龙是离湾村不远的次营镇支沟村人,第一任妻子沈文娟因为糖尿病引发肾衰竭去世了,临终前李郭龙在医院衣不解带地伺候了一个月,陪伴了她最后的时光。

  而白美棠一直生活在湾村。年轻时,她是村里学校的代课老师,干练爽利的她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可这么一个能干的农家妇女却逃不开命运之手的拨弄。十多年里,前两任丈夫都先后因车祸离她而去。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让白美棠的身体每况愈下。

  2006年,两个素不相识的苦命人被一根红线系住。李郭龙还记得,那年夏天,白美棠的外甥女介绍他俩认识。见面之前,红娘实话实说,告诉郭龙白美棠身体不太好;见面之后,两人对了缘分,白美棠觉得李郭龙人实在,李郭龙觉得白美棠太不幸了,如果过到一起,他一方面能重新有个家,另一方面美棠的身体也有人照顾。

  经历过伴侣离世、有着相同经历和感受的两个人决定一起生活。李郭龙告诉美棠:“你放心,以后我照顾你,身体会慢慢好起来的。”

  可这事儿,李郭龙的老母亲和弟妹们表示了强烈的反对。家里人打听到白美棠身体不好,老母亲说:“儿啊,你已经伺候过一个病人了,你咋明知道她身体不好,还是要往坑里跳呢?以后的日子咋过?难道你就是伺候病人的命?”妹夫也说:“哥,我们村里有个条件不错的,你见见人家行不行?咱不能一辈子光伺候病人啊。”

  李郭龙告诉记者:“我当时觉得,美棠的病就是因为受了两次刺激落下的,以后只要我好好照顾,肯定慢慢就好了。而且我那时候答应了和美棠过日子,要是我走了,她又受一次打击,那她还能活么?”

  就这样,李郭龙和美棠有了一个家。他们像普通的夫妻一样,一个操持家务,一个在外打工,俩人都相信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谁也没想到,过到一起还不够半年,白美棠的病情更加严重了。她脸上的肌肉开始僵硬,不能说话还总是流口水,再后来四肢无力,没有人架着就寸步难行。村里人都说,美棠成了一个“心里明白的植物人”。

  “当时去医院看了么?医生怎么说?”记者忍不住询问白美棠的病因,李郭龙说当时去了市里的医院照脑CT,应该是脑梗。但因为没钱住院,开了一些药就回家了。

  好好的一个人突然瘫痪在床,李郭龙不仅得照顾白美棠,还有美棠的一双儿女。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说实话,那会一下子看着她瘫痪了,心里也是不知道该咋办!乱得很。不是没想过回老家,可又实在狠不下心,她这边瘫着,俩孩子虽然一个17岁、一个15岁,可都还是小孩啊!咋能丢下不管呢!”

  这一管就是十年。当一些人的情感和忠贞被物质与功利附着得越来越深的时候,李郭龙和白美棠却在偏僻的山村里安静地生活着,不管别人说什么,他从没有忘记当年的承诺。

李郭龙干家务是一把好手。

2 “我答应过她要照顾她,不能说话不算数呀。”

  理解李郭龙和白美棠的生活要从每一个清晨开始。

  6点,李郭龙准时醒来,帮白美棠解手穿衣,然后把她抱起来放在轮椅上,喂她喝几口水,打开电视让美棠看。做完这些,李郭龙就去厨房做早饭。

  照顾一个瘫痪病人有多累多辛苦可想而知,可李郭龙遇到的难处实在让人想不到。美棠不像一般的瘫痪病人,她不能说话,连咀嚼功能都丧失了。这天的早饭是小米饭配土豆丝,李郭龙把小米饭焖得很软,炒菜的时候还特地多炖了5分钟。他说,只有炖烂烂的美棠才能直接咽下去,所以小米饭土豆丝是他们最常吃的早饭。记者看到,喂美棠吃饭时,李郭龙先是一勺一勺、一筷子一筷子把食物抿碎了送进美棠嘴里帮助她直接咽下去。大概有外人在,美棠很不配合,为了让她安静地吃饭,记者离开堂屋去了院子里。

  这顿饭吃了一个小时,李郭龙说,这算是比较顺利的,有时候她身体不舒服就特别不配合,一碗饭得吃一个半小时。夏天还好说,到了冬天光饭就得热好几遍。他麻利地洗了碗筷,还把灶台擦得明光锃亮,做完这些已经9点半了。

  李郭龙看看时间,和记者商量着,“你们能不能帮我稍微照看一会儿美棠,这两天该给玉米疏疏地了,我昨天去了一趟没弄完,今天还得去。”记者爽快地答应了。李郭龙出门之前喂美棠喝了一碗水,然后推着她又去了一趟厕所。“我去地里走一趟啊。”虽然白美棠不能回话,但郭龙还是和美棠说了一句,记者看到美棠用力眨了眨眼睛。李郭龙临下地前还叮嘱记者:“你们别担心,我都收拾好啦,这一个小时不会再解手的,平时我下地都是安顿好才去,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们两个记者一商量,决定一个跟着郭龙去地里,一个留在家里照看美棠。

  李郭龙的地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去一趟得20分钟。记者和李郭龙一起走到地里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记者问郭龙,这块地今天上午就能疏松完吧?李郭龙看了看说:“不行,还得来两回。咱最多半小时以后就得回去,我怕美棠要解手。”他一边熟练地做着庄稼活,一边和记者说着话,“这两天地里活还不多,到了农忙的时候5点就得起,先去地里干活,然后回家做饭,喂完美棠后再继续去地里干活。因为到地里来回得40分钟,所以干活的时间不能太长,我得掐着点儿,保证一个小时回家一趟,一迟了她就会尿到裤子里。别人家疏松一亩地一半天就好了,我得三四天才能疏完。”

  虽然他说得轻描淡写,但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从他忙碌的身影中仍然可以感受到独自照顾一个瘫痪病人的艰难。单是美棠每小时一次的上厕所就限制了他的出行时间,他平时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家里那一亩地。

  只有晚饭以后,才是一天中难得比较安逸的时光,李郭龙做完家务后就开始陪着美棠看电视剧,美棠虽然不能说话可心里都清楚,所以看电视是她唯一的娱乐。晚上9点,一般是白美棠入睡的时间,因为病痛的关系,她常浑身发热睡不着。李郭龙就给她搓搓胳膊抓抓背,让她舒服点,一直等她睡着了才躺下。因为每小时还要帮着翻一次身、解手,李郭龙每晚得起来七八次,根本没睡过囫囵觉。

  这十年,三千多个日子,美棠不能说话,李郭龙就从她的表情里猜她想干啥。到后来,美棠动一下肩膀,李郭龙就知道她背上痒;侧一下头,就是想上厕所了;一直眨眼睛,就是想睡觉了……

  “累吧!辛苦吧!”面对记者的感慨,李郭龙说:“习惯了也没觉得苦。再说,我答应过她要照顾她,不能说话不算数呀。”

  这个朴实的农家汉子,也许并不明白守信重诺的世间大义,他只是按照自己心里的想法秉持着一个朴素的道理——“我不能说话不算数”。

美棠在李郭龙的帮助下下床走动。

3 “一声爸爸,我们喊得发自内心喊得心甘情愿。”

  美棠虽然瘫痪了不能动,但李郭龙总是把她收拾得很利索。他说,美棠要强,喜欢干净,即使现在不能说不能动,从她的眼神里也能看出她很在意自己的样子。当着外人的面美棠就不吃饭,因为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不好的样子。说话间,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人抱着小孩提着一大袋蔬菜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村长姬建军告诉记者,这是美棠的儿子姬志鹏,在县城打工。看到妈妈在吃饭,志鹏就放下菜和记者一起坐在院子里说话。志鹏说:“我妈吃饭的时候只能我爸在,我在都不好好吃。”

  听得出,志鹏和李郭龙的感情很好。“咋能不好?我爸来我家的时候我才15岁,没多久我妈病了,家里又穷。我没念高中就出去打工挣钱,全靠我爸在家照顾我妈,十几年了,我妈现在的气色多好。人家都说,以我爸照顾病人的水平,要去北京当个护工一个月咋也挣万把块钱。”说着说着,志鹏的眼眶红了,“如果没有我爸,我妈的病还不知道要发展成啥样子呢。乡亲们说,像我妈这样的瘫痪病人,如果没有人好好照顾,根本活不了多久。”

  十年前,美棠遽然瘫痪的时候,志鹏初中还没毕业,姐姐当时在城里打工。志鹏说:“我妈刚病的时候,我心里特别害怕。我和我姐看着躺在床上的不能动的妈妈就想哭,是我爸一直安慰我俩,说他会照顾我妈,让我们别怕。这些年,我从没见他发过火。他有时候累得难过的时候,也最多就是说句丧气话,转脸就该干啥干啥了。前几年,我爸的老母亲去世他回去发丧,我和我姐就照顾了我妈那几天,喂饭一个多小时喂不进,我妈不舒服了我俩咋也猜不出是哪不舒服,也把握不好解手的时间,手忙脚乱地还照顾不好。等我爸一回来,啥都妥帖帖的。”

  那次回老家发丧,是郭龙唯一一次离开美棠不在身边照顾她的时间。

  十年中,这个家出嫁了女儿,迎来了儿媳妇、还有小孙子……“我姐和我结婚的时候,虽然家里没钱,可里外事儿都是我爸张罗。这一声爸爸,我们喊得发自内心,喊得心甘情愿。有他在,我们姐弟就觉得有依靠!”

  听到孙子和曾孙都回来了,住在隔壁院落的美棠的婆婆也过来了。老太太告诉记者,这些年多亏有郭龙,孙子孙女才能顺利长大,还过上了自己的小日子,美棠不幸中的万幸就是遇到了这么一个好人。

  是啊,这个朴实的庄稼汉,一边照顾着美棠,一边给予了美棠的两个儿女最大的温情和关怀,给了他们一个家,一个虽然破旧但温暖的家……

李郭龙在帮妻子舒展筋骨。

4 “照顾病人这事儿几天好坚持,一年呢?更何况这是十年啊。”

  自从美棠病了之后,李郭龙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以前白美棠能做家务时,他还能开上农用车打些零工,后来干脆成了“宅男”,一年365天,天天守着美棠和锅台转。

  刚开始郭龙的弟妹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停地劝李郭龙:“哥,你俩半路夫妻,就是搭伙过个日子,多少人不都是有了病啊灾啥的就各管各了。你们一起生活又没多久,而且你也照顾了这么长时间了,你回来咱家也没人说你闲话。”李郭龙对弟妹们说:“你们为我好我知道,可我应承下的事儿就得做到吧。啥也别说了,我没事儿。”

  咋能没事儿呢?日子不是在嘴上过的,每一天都是实打实的。李郭龙不能出门也就没法打工挣钱,政府每年给美棠1000多元的低保,平时儿女们也不时接济点。2014年,李郭龙被评为“晋城好人”,2015年市文明委一次性给予了4万元的补助,他说:“有了钱,就能买好一点的药给美棠看病。”

  姬建军也和记者说,村里正在和郭龙沟通,看能不能让他把户口从支沟迁到湾村,这样方便村里给他申请低保。如果俩人都有低保的话,生活也能宽裕点,给孩子们减轻点生活负担。只要郭龙同意,村里去给他跑手续。

  趁李郭龙忙活的时候,记者和村长姬建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听到我们聊着哪的凉皮好吃,郭龙忽然搭了句话:“现在凉皮咋也得五六块钱一碗吧?那会儿才三块钱。”这个价是十年前的价格,因为要照顾美棠,十年了,李郭龙没去城里逛过、没去邻村看过戏,更别说去集市上吃个凉皮了。

  姬建军说:“他家的情况村里人都知道。闲了村民们坐在一起也会说起这事儿。大家都觉得郭龙真是个实在人,好人。毕竟照顾病人这事儿一天容易,一个月也能坚持,一年呢?更何况这是十年啊。我觉得一般人真是做不到。”

  世上的事都是一时易一世难,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别说半路夫妻还能像郭龙这样不离不弃照顾美棠的,世间少有!这十年如一日照顾白美棠,让李郭龙练就了很多技能。硬点的菜不好下咽,李郭龙就在主食上下功夫,软烂的小米饭、粥、面片汤成了他们餐桌的主旋律。尤其是面片汤,李郭龙和面、擀面、切面一气呵成,擀好的面片,拿起来在阳光下薄得近乎透明,一煮就烂。问他常年吃这种半流食能习惯吗?他说:“吃得惯,还好消化哩。”

  李郭龙做饭是个好把式,擦身、洗头、理发这些也都驾轻就熟。特别是美棠的头发,李郭龙先是剪出大致的样子,然后用小推子一点一点修,出来的发型还挺像模像样。听到我们夸她的发型好看,不能说话的美棠突然笑了一下,所有在场的人都跟着她笑了,站在旁边的志鹏眼里泛着泪光,美棠的小孙子在院子里欢快地撒着欢儿……

  这浅浅的一个笑容里,是这对半路夫妻相守十年的默契与情义……这一场重情守诺的马拉松,长跑十一年,还没有终点;一座温情的小院,住着善良的两个人,春去秋来的轮回,不离不弃的深情;鸽子飞走了还会回家,这世间的良善与诺言它不曾离开。

  短评

这世间的善良与诺言始终都在

  李郭龙和白美棠,一对没有共同子女的半路夫妻。一起生活不到半年后,白美棠就突然瘫痪在床。而李郭龙,这个普通的农家汉子却精心照顾了白美棠十年,只为了当年一句“我会照顾你”的承诺。

  一诺千金,一诺十年。3600多个日日夜夜,李郭龙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没有出过一次远门。他为她梳头做饭,端屎倒尿,在白美棠遭遇人生低谷的时候不离不弃、风雨同舟。

  李郭龙的故事虽不惊天也不动地,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李郭龙淳朴善良,他的行为让我们深深感受到,这世间的善良和诺言始终都在。道德的力量其实蕴藏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只是舍不舍得拿出来展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的道德圣条,而是要最终通过每个人的一言一行来具体体现。正是像李郭龙这样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用自己的行为无声地诠释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真谛,在感动我们的同时,也让核心价值观走入人们的内心,引领更多的人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为自己的行为规范,升华为坚定的价值追求。

晋城新闻网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郜晓红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096059。

我要评论

太行日报社概况 | 晋城新闻网简介 | 机构设置 | 报系报刊简介 | 广告服务 | 读者联系 | 网上举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 - 2016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096059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