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情感倾诉

逃离

2018年07月20日 10:19:00 来源:太行日报·晚报版

记者手记

  每年寒暑假,对于很多在外求学的学子而言,陪伴家人、老同学相聚、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等等,算得上是难得的休闲时光。可对于今年正读大二的一粒尘埃来说,却成了最痛苦的经历,这一切,她都归根于自己有一个强势的母亲。尤其是家里这两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更让她越来越不喜欢母亲,甚至有种想逃离的感觉。

  倾诉人: 一粒尘埃(网名) 20岁

  倾诉时间:7月15日

  倾诉方式:情感QQ

  文/本报记者 高春鸿

A “不幸”的假期

  今天是我放暑假回来的第三天,家里还算风平浪静。但我不能保证,今后的暑期生活还能如此平和。因为去年的暑假,给我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了。

  两年前,我高中毕业了,顺利地考入了一所父母亲尤其是我的母亲比较满意的大学,也算了了她的一桩心愿。原以为十年寒窗苦读的日子终于得到解脱,让我可以好好喘口气了,可没想到,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别的同学接到父母亲的电话,都是问生活习惯不习惯、吃得好不好等等体贴的话语,而每次我的母亲打来电话,不是问我的学习成绩,就是提醒我不能松懈,要继续努力为考研做准备。起初,我没有放在心上,可后来随着环境的改变,面对新生活的茫然,本来希望能在母亲那得到些安慰的期望渐渐落空,我甚至开始害怕接听母亲的电话。

  记得我刚到大学报到没几天,同班同学的脸还没认熟,母亲就开始催促着我抓紧时间复习英语,并要求我一定要在大一这一年过了英语四级,最好连英语六级也一并拿下。十年寒窗苦读的磨难还未消尽,母亲就又让我埋头苦学,说心里话,我特别反感。我也知道母亲是为了我好,因此也没有反驳她,但考四级的事情压根没放在心上。可没想到,那之后母亲一打电话就是说学习,问成绩,让我痛苦不堪。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放寒假的第一天下午,我人才进了家门,晚上母亲在饭桌上就开始唠叨个不停,甚至还拿出了一张时间计划表,我低头一瞧,也就是一个月多一点的假期,早已被母亲的各种学习安排得满满当当了。而促使她这样做的原因仅仅因为我之前告诉她,我的英语四级考试感觉不太好,可能没过。

  那个寒假,原本和高中同学约好的聚会没去成,原本想学门乐器娱乐一下的计划泡了汤,甚至就连春节走亲戚想好好和在国外读研的表姐聊聊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糟心。

  至于大一那年的暑假,我不多说大家或许也能想象到,我的时间依然不属于我自己,厚厚的学习资料,为年底冲刺英语六级的备战等等,偶尔和同学们聚聚都成了奢侈。而最要命的就是母亲不停的唠叨和说教,让我心烦不已。于是,大二的寒假我找了N种理由推迟回家,大年三十到初五,在家也就是待了一周就早早逃离了。

B 强势的母亲

  其实,我并不是不喜欢我的母亲,这些年,她为这个家庭确实付出了太多,这我也都看在了眼里。

  我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都住在乡下,听母亲讲,他们也不愿意来城里住。可父母亲工作都忙,于是,我的童年生活是在两个乡村之间辗转度过的。直到要上幼儿园了,母亲才把我接回了城里,从此,她也担负起了每天接送我、照顾我的任务。记得有一年冬天,早晨起床后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雪,父亲提议说,雪这么大幼儿园就不要去了,把我反锁在家里自己玩就可以了。可母亲却坚决反对,她说,不就是下个雪嘛,就不想去幼儿园了,这长大了,遇到点困难就退缩,哪能成了大事。于是,那个大雪天的清晨,母亲和我裹得厚厚的,一起步行着去了幼儿园,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无比寒冷的早晨和我冻得通红的小脸,以及到了幼儿园还僵硬着的小手。而母亲就是这么一个强势的人。

  一个家庭母亲强势,父亲自然就只能甘拜下风了,可时间一长,就会演变成一个懦弱而“没用”的人。第一次见父亲和母亲吵架,是在我幼儿园大班的时候,那之前,虽然也见他们红过脸,却并不激烈。而那次吵架,母亲又是摔东西又是大吼大叫的,整个内容就是父亲啥也靠不上,家里大事小事都是她管,要父亲还有何用?那次吵架之后,父亲也似乎习惯了在家庭里这样的地位,母亲从此就成了我家的主心骨。就拿我上小学来说,本来有所小学离我家就很近也还不错,可母亲非要想尽一切办法把我送到了离家很远,可据说是市里最好的小学。风吹日晒,严寒酷暑,每天上下学的路上也成了最痛苦的一件事情。初中,中考,高中,高考,穿衣,和什么人相处,甚至是哪些零食可以吃,哪些东西不可以碰,母亲都事无巨细地规定得清清楚楚,我感觉,自己就像生活在一个电脑程序里一样,没有自由,没有自我,没有快乐。

  记得高中分文理科的时候,本来我是倾向于文科的,可母亲却说学文科将来没出息,非让我学理科。可她压根不知道,一向成绩还不错的我在高一第一学期考试时,由于化学考得特别烂,早对这门功课失去了兴趣。那一次,我尝试着和母亲商量,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却遭到了母亲的一顿臭骂。就连高考报志愿,本来我想去一个南方的城市,可母亲非让报北京的学校,我却也只能听之任之,无能为力。而父亲,在这些事情上是根本没有发言权的,看着他的沉默不语,我甚至有些可怜他。

C 只想逃离

  其实,这些年,父亲也曾抗争过提出过异议,可每次刚一张口,就被母亲连珠炮似的唠叨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因为没有什么要比母亲为这个家做了那么多,却没有人念她的好这样的控诉更有理的了。而每当这个时候,我也会像父亲一样闭紧自己的嘴巴一句话也不敢说,但心里却是很窝火的。

  去年暑假的时候,乡下的奶奶生病了,于是父亲将奶奶接到了城里的医院治疗。对于奶奶,我是有着深厚感情的,奶奶住院的第一天,我跑前跑后虽然很累,心里却很充实,因为我觉得长这么大,我终于可以为奶奶做点什么了。可到了晚上,母亲却很严肃地对我说,奶奶住院的事情由她和父亲来处理就好了,不用我插手。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学习,为考英语六级备战。那个暑假,奶奶在医院住了有一个月,可我只是可以偶尔去看看她,根本没有机会好好照顾她,这让我心里特别难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要比亲情更重要的了。

  奶奶出院后在我家也只是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回了乡下。那个晚上,我执意要和奶奶住在一个房间,奶奶搂着我慈祥地告诉我,她能照顾好自己,她知道我的孝心,让我照顾好自己。当时,我的眼泪就出来了,可怕奶奶看见伤心,赶紧悄悄抹掉了。

  时光飞逝,转眼间大学两年的时光过去了。今年还没放暑假前,母亲有一次给我打电话,一直叮嘱我要为考研早做打算。她说,本科毕业在社会上是很难立足的,只有考研考博才能有更多好的机会。还给我罗列了不少身边成功的例子,让我引以为榜样。其实,母亲的想法,我是可以理解的。可十年寒窗苦学,没有一技之长的我,更想多学一些特长来丰富自己的生活。比如跳舞,我上幼儿园时就特别喜欢,而且这个暑假我也和同学约好了,一起报个班系统地学一学。可母亲让我考研的计划又让这个梦想泡了汤。

  母亲的良苦用心,我是理解的。可当生活只剩下了学习,这样的人生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我再也不想过那种被母亲摆布的生活了。于是,这个暑假我准备选择逃离,就像那个寒假一样,只不过,这一次是更长时间的逃离。我找机会和母亲商量说暑假留在学校备战考研,却被母亲拒绝了,她说我自控能力差,不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不放心。因为早会料到母亲不同意,我也早做好了准备,反正我就是不回,她也拿我没办法。可偏偏这个时候,父亲突然生病住进了医院,我这才匆匆赶了回来。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安静地陪伴着父亲。他老了,有了白发和皱纹,不再健壮和年轻。母亲也一样,奔波和劳累折磨得她一脸憔悴,就连原来清脆好听的说话声,也满满的都是疲惫。我忽然有些不忍,我觉得我不应该扔下他们不管,可那个想想就让人烦恼的暑假,没完没了的学习和单一的生活,又让我心生恐惧。

  逃,或不逃,成了一道难做的选择题。

太行日报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李敏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