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晋城市新闻传媒集团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首页 >> 情感倾诉

难以割舍的友情

2019年12月25日 16:47:00 来源:太行晚报

  男女之间是否存在不掺杂质的友情,这个话题曾被许多人讨论了一遍又一遍。渥身于红尘俗世中的现代人能拥有一个贴心的异性知己的确是一件幸运的事,但凡事过犹不及,特别是男女之间的交往,当暧昧发展到一定程度,离越轨就只有一步之遥。
  七年的友情悦悦不舍放弃,可以理解,但身为女友,小茜对悦悦的排斥和敌对也是可以理解的。悦悦不想被误解,那就尽量减少和鹏昊的联系,少做些容易被误解的事,如果真的把握不好其中的“度”,那不如就“远离”,否则真就可能伤人伤己。
  多年朋友情
  认识7年的蓝颜前段时间跟我说,他要结婚了。我嘴上说着恭喜,可心里却泛起一阵隐隐的失落。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或许人真的是在失落时最喜欢回忆往昔。这段时日,我总是不经意地就会想起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说起来,我们还真有些故事。他叫鹏昊,和我是大学同学,同届,但不同班。在一次校园活动中,他对我一见钟情,开始追求我,可那时我对他却毫不来电。麓霖是鹏昊的同学兼哥们儿,与我是老乡,借着这层关系麓霖也帮着鹏昊追求我,可追着追着,麓霖也动心了。后来听说,两个男人还专门约出去喝了一次酒。酒桌上,麓霖问鹏昊还要不要继续追求我,鹏昊就说他没戏,而麓霖则连喝三杯,然后说:“既然你放手了,那哥们我就不客气了。”于是,之后的麓霖变得越来越关心我,而我那时并不知道这些前因后果,还以为他仍旧是帮鹏昊来着,心里也就没有设防,后来,我就成了麓霖的女朋友。
  大学四年,虽然和鹏昊没做成恋人,但我们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因为他的善良、老实,麓霖也不介意。每次我和麓霖闹矛盾,鹏昊都是我们之间的和事佬。
  四年大学时光转瞬即逝,毕业的时候,我和麓霖分手了,是麓霖提出来的。这是我的初恋,伤心是必然的。那段时日,鹏昊一直陪在我身边安慰我、开解我,而我对他也越来越依赖。
  记得有一次,几个朋友聚会,结束后,鹏昊打车送我回住处。车上,我看见他的手一点一点地靠过来,又突然收回去,再一点一点地伸过来,又收回去,就像个青涩的小男孩。送我到楼下的时候,他突然双手捧着我的脸,看了我很久,然后摸摸我的头,说:“上去吧,早点休息。”我回去洗漱后,关窗户准备休息,却看见鹏昊依旧坐在我家楼下,抽着烟,烟头在黑夜中一明一灭。鹏昊平时不抽烟的。那一刻,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不是爱,或许是感动,我也不知道。
  人们常说,治疗失恋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这句话鹏昊也曾跟我提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一种婉转表白,希望我能做他的女朋友,但不管是不是,那时我都不想这么做。一是觉得这个时间不合适,不想他作为一个替代品或者创可贴走进我的感情世界;二是我非常珍惜我们之间的友情,我已经失去了爱情,我害怕这份友情在升华为爱情后也变了质,我赌不起。因为不忍失去这份友情,所以我宁可不尝试爱情。最终,我装作没听懂他的暗示,岔开了话题。
  蓝颜要闪婚
  也许就是这次让鹏昊彻底放弃了吧,此后,他一直与我做着好朋友,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依旧关心我,却再也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每年过生日鹏昊都会第一个祝福我,我有困难,他也都是第一个来到我身边,关心我、照顾我的人。当然,有什么烦心事,我也喜欢和他说,不管什么烦恼和委屈,跟他聊上几句,就会烟消云散。面对面的时候,他喜欢用手温柔地摸摸我的头,没有拥抱,没有亲吻,却让我感觉分外温暖。
  就这样,一晃又是三年过去了,我们始终是两条平行线,不曾靠近,也不曾远离,近在咫尺,却又从未有过交集。
  这三年,有过男生追求我,也有过女生喜欢他,我们甚至在家人的逼迫下都去相过亲,可几乎都没有结果。谁知,今年春节过后,鹏昊突然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而且婚期都定下了。两个人是他的领导撮合的,认识三个月,要闪婚。
  那一刻,我虽然嘴上说着祝福、恭喜,但不可否认,内心多少还是有点儿小失落。我希望鹏昊幸福,希望他和女友有个好结局,但是真有了吧,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有点儿吃醋的感觉。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我低估了鹏昊在我心里的分量,时间让情感一点点沉淀,想起我们七年来的点点滴滴,想起我们无数个抱着手机入眠的夜晚,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对他的感情似乎已不再是友情那么简单。可是显然,我明白得太晚了。
  不过,也许那种感觉还不是很强烈吧,所以我一直没有察觉,也让我如今更容易调整和收拾自己的心情。相比那擦肩而过的爱情,我更在意更珍惜我们多年的友情。我不想弄丢它,可没想到一些误会却让我们现在也许连朋友也做不成。
  友情被误解
  当初,鹏昊跟我报喜的时候,同时邀请我做他婚礼的伴娘。当时我没给他答复,因为在我的意识里,伴娘应该是女方的闺蜜,至少是女方身边的人。虽然鹏昊说他女友也同意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合适。
  几天后,我接到了鹏昊女友小茜的电话,电话中她说鹏昊要我做他们婚礼的伴娘,可她这个新娘却连伴娘的面都没见过,所以她想约我一起喝喝茶,或者逛逛街,以后就是朋友了。当时她话说得很客气,我不好拒绝。于是当天晚上我赴约了,结果我在一家西餐店等了一个多小时,小茜才出现,同时出现的还有鹏昊。对于我的到场,鹏昊一脸惊讶。同样惊讶的还有我,因为之前小茜说只是我们两个女人见面聊聊。
  一见面,小茜就开始大秀恩爱,说和鹏昊逛街逛到现在,加上路上堵车,所以才迟到这么久,同时她还摆足了女主人的架势,表面上她显得非常客气、热情,可我却隐隐地感觉到她对我的敌意,一直在试图探知我和鹏昊的关系。
  吃完饭,小茜去了趟洗手间,我和鹏昊就先出了餐厅。在外面等小茜的时候,因为天冷,我一直不停地搓手、跺脚,然后鹏昊就习惯性地把我的手拢在了他的手里暖着。结果这一幕恰巧被刚好出门的小茜撞在了眼里,当时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她的眼神显露着不满和嫉妒。
  那天之后,为了避免更多的误会发生,我逐渐减少和鹏昊的联系,但有些习惯一旦养成,一时真的很难改变。心里烦闷的时候,我还是会找鹏昊说说,遇到困难,我第一个想到求助的人也还是鹏昊。但我真的没有其他想法,之前我说了,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和鹏昊之间,我更珍惜我们多年的友情,只希望这份友情能天长地久。
  可是小茜不同意。前些日子,小茜又约了我,这一次她没再叫鹏昊,是真的单独与我见面。一见面,她就开门见山地向我提出要求,让我不要参加他们的婚礼,要我远离鹏昊,最好不要再和鹏昊有任何联系。虽然我一直强调我和鹏昊只是朋友关系,可小茜丝毫不信,她说她看到的却是我们之间的暧昧不清。“你若真把鹏昊当朋友,就请不要破坏朋友的爱情和婚姻。”撂下这句话,小茜就起身走了。我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座位上,想起以前和鹏昊的种种,还有最近发生的一切,心里压抑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7年的友情难道就因为对方要结婚了就必须拉开距离?我们什么都没有做,继续联系真的会伤害到别人?我的心好乱!
  倾诉人:悦悦
  整理人:李令飞

太行日报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网上举报 |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21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