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晋城市融媒体中心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首页 >> 情感倾诉

【文化中国行·晋城】那些粉红

2024年06月21日 16:10:00 来源:太行日报

  □蒋殊

  对一名少年来说,每年只有到“六一”,才是崭新的开端。

  我的所有“六一”都在乡村。那一天,不记得别的,只记得漫山遍野的粉红,刚刚绽放的蜀葵。

  乡村的颜色丰富多彩,尤其是童年,我却独独记住粉红。粉红可以从一件衬衫开始,从一个小姑娘说起,比如我。一个节日对一个小姑娘来说,或许一件衣服是其中最值得记忆的元素。

  或许一个月前,或许更早,母亲便为我的“六一”做准备。首先做的,便是和小伙伴们的母亲打好招呼,谁去县城,一定捎一块做衬衫的粉红面料回来。最隆重的一次“六一”,是各村的学生都要去乡里过。各校出的节目,最基础的是走“方块队”,就是每个村的学校挑出几十名学生,组成一个像部队那样的“方块队”,到乡里接受各校领导的“检阅”。

  “方块队”把我们练得精疲力竭,却兴奋无比。出行那天,所有参加“方块队”的学生都得到了家长们前所未有的“礼遇”,抖空了书的包里,塞满了煮鸡蛋、蜂蜜水、饼干、糖块,或者一饭盒饺子。更奢侈的是,口袋里另外装了钱。西瓜、花生瓜子、饭馆里的烤饼子,由着你做一次主,解一次馋。

  穿着崭新的粉红衬衫,背着从未有过的“家私”,路上的小姑娘,春光又明媚。

  春光明媚的小姑娘,点燃一大片青春少男的心。当某个“方块队”被点名进入学校时,等待的队伍里便响起阵阵起哄声。于是,“方块队”里男孩们雄赳赳气昂昂,女孩子却巴不得把头埋在衬衫里。

  于是,那个夏天,“粉红”心事铺满一地。

  从乡里回来。男孩子们似乎还难以从激动中收回心来,他们的眼睛除了在女孩子们粉红的衬衫上扫来扫去,还在教室里点来点去“捏合”出一对又一对。

  “捏”给我的,还是之前早已捏过无数次的那个大眼睛男生。大部分时候,我总是极其不乐意。因为在班里,他虽然学习好,但并不是一个胆大的男生。现在想来,男人在女人心中的英雄情结天然有之。

  我也知道,把我与他“捏合”在一起的理由,还在于校门口那张红榜。从一年级开始,他总是第一名,我总是第三名。每个学期结束,校门口那个红色的榜单上,我与他之间总是隔着一个名字。这个顺序一直持续到四年级他离开村庄,跟着他的爸爸到了城里。

  他第一名,我第三名;他的爸爸在城里,我的爸爸也是。所以,第二名的男生压根不会与我产生哪怕一丁点关联。看来,“门当户对”在人们心里也是天然有之。

  于是,我用隔三岔五与他的激烈争吵来表明我内心的抗议。尽管,每一次吵闹我都能明显感觉出他对我的谦让。但他的举动只会激发我更加强硬的态度,我一次又一次勇敢地用我的言行向同学们证明:我与他,没有一毛钱关系!

  我们的争吵,戛然停止在某一天。因为,突然听说他要走了,要去往遥远的城里。瞬间,我的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情愫,似乎觉得与他之间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密关系。

  可是他要走了。全校甚至全村人都知道他要走了。

  我突然很想看到他,然而看到他时却并不说话,只是低了头走过。转折在之后的一天,他很意外地出现在我家院子,并不是找我,而是与我的弟弟亲密地在一起。那个下午,我很想与他说点什么,可是并不知道想与他说点什么,便只在杏树下磨蹭。

  他与我的弟弟,倚在另一棵树下说话。

  好长一阵,还仅仅只会传话的弟弟跑过来告诉我:姐姐,他说以后会给你写信。

  突然好高兴,或许,这就是这几天来一直想和他说的?偷偷看他一眼,他却迅速收回正看我的眼神。

  很认真地想了想,告诉弟弟:你告诉他,我也会给他写信。

  一份小小的承诺,就在两棵杏树间许下。

  那个下午,我和他到底没说一句话,直到他两天后离开村子。

  之后,杏黄了一树又一树,却没有信来。

  毕竟幼小,毕竟懵懂,尽管也有酸涩的等待,日子却依然在蹦蹦跳跳中度过,那份酸酸甜甜的小心思,很快便让时间掩埋得不留分毫。

  他不知道的是,他走后的第七年,我也来到这座城市。因此我早已知道,我与他在同一座城市。然而超过20年的时间里,我们从未谋面。

  谁说,这个世界很小?

  之后,只是每每想起家乡,想起乡村,想起童年,就会想起他:离开那个村庄之后,他在这座城市上了什么样的学校?做了什么样的工作?在什么时候娶了什么样的新娘?

  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道我也来到这座城市;不知道,他是不是近在咫尺;不知道,如果有一天相遇,我们能不能认出彼此?

  每每想来,都是一阵温情。若是见面,很想问问他:是不是,还记得那个承诺?是不是,会与我一样偶尔想起那张红榜,那些无缘由地吵闹?

  想来可笑。那时候每每看到高年级男生向女生传递小心事,便盼着自己快快长大,与他们诉说心事。

  真正动了一个女孩子该有的心思,是初中之后。那个突然停电的晚自习,我的课桌上就莫名多了一只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晚自习出来,教室门口出现一双微笑的眼睛。此后,他便常常等在教室门口,或者回家路上的拐角处,瞅准无人的空当,在我手里塞一本他订阅的杂志;还会在赶集的混乱人群里准确找到我,给我口袋里放两张晚上的电影票,顺带说一句:叫上小妮或红红去看。

  就这样,他总是恰到好处地默默做着一些我需要的事,而从不说什么,直到我升入高中,他却落榜回到家。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美好的事情有时却不尽如人意。我们,就这样再没了下文,由平静再归于平静。之后,他再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甚至没有托人捎过一句话。

  好在,因为年少,因为连两个人在一起单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过,那颗小小的心灵里只存有浓浓的温暖、淡淡的酸涩,而没有失却的心痛。

  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与我一样?

  不管怎样,这些男孩子都在我的生命中若隐若现过,让我若干年后的回忆也如此温情。也因此,对他们,我总是保留一颗好奇的心:我想知道他们之后遇到什么样的女孩子,想知道他们当了爸爸是什么模样,想知道他们会不会像我想起他们一样,偶尔想起我。

【打印】 [ 责任编辑: 姬丽娜 ]
晋城市融媒体中心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晋城市融媒体中心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025100。

我要评论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338号晋城市融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0356-2025100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230004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署)网出证(晋)字第006号      晋ICP备 19008049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2020000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