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文学

【随思录】“铁花”里的深意

2017年11月08日 16:30:00 来源:太行日报

  近日里,总有一种情感在心头萦绕不去,反反复复跌宕起伏,这是去上庄和去司徒小镇观看了民俗文化表演“打铁花”后的条件反射。

  我们不得不承认,随着时代的进步,现代的生活方式渐渐淘汰了许多古老的传统习俗。年节里,高楼大厦的玻璃窗户上,不再流行粘贴红纸剪成的窗花花;城市上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我们吃的米面粮食,大多系现代化机器剖制而成,不再依靠石碾、石磨、石臼、石碓等古老笨重的物件;农民田间劳动时手推肩挑的工具被春天的播种机和秋天的收割机一一替代;民间的许多祭祀活动也在人类的繁衍更新中慢慢消失。

  “打铁花”这项古老的民间艺术,曾经温暖着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是我记忆里的饕餮盛宴。每年的元宵节,城里总会有几条街巷在搭灯棚、挂彩灯,人们刚放下盛汤圆的笨瓷碗,嘴巴里呵着带甜味的热气,趁着月色扶老携幼,热热闹闹地去“钻花棚、观花灯”,健壮的父亲会把年幼的孩子托举在膀头上,年轻的姑娘花枝招展一路留香,行动不便的老奶奶、老爷爷在家人的簇拥呵护下,穿着厚厚的棉衣,举头赏灯,各式彩灯的罩子上附着了一条又一条永远也猜不完的灯谜,再冷的天气都变得有了人情的温度。元宵节除了观花灯活动,还有民俗文化游行表演,踩高跷、划旱船、八音会……一个个节目的精彩引得一街两行人头攒动拥挤不堪,像我这等小个子儿童,没有大人的帮助永远也挤不到前面去,只能缩在人群背后干着急踮起脚尖蹦跳着观看表演人的头顶,甚至连头顶都看不到,只能望着游行队伍里高举的各式道具。挤在拥挤的人堆里,脚上的鞋子几次被人踩脱,我觉得自己好像丧失了做人的优雅。直到元宵节的收场大戏“打铁花”开场,才把城里主街道上已经拥挤不堪的人群稍稍分散开来。

  每年元宵节的“打铁花”表演,尽管场地足够阔大,不需拥挤却也几乎人挨着人,夜空里绽放的精彩在这里属于每一个人。人们在闹元宵的节奏里不辞辛苦从城里城外各个角落簇拥过来,城北的古书院煤矿办公大楼前的街道车水马龙。这一晚,古书院办公楼成了全城最具魅力的建筑物。负责打铁花的铁匠师傅们站在高楼顶部的露天平台上,居高临下,一览众山小。这一刻,他们成了世界上最值得骄傲的人,他们站在与月亮贴得最近的地方,早已感觉到了凡世间春寒料峭的土地上,千万张仰视的脸孔和期待的目光。夜色降临,月朗星稀,十五的月亮总是圆满妩媚释放着款款深情,就在那“月色如水”的情调里,打铁花的大戏终于开始了,一团团喷薄而出激情似水的火花,一浪高过一浪振奋着精神扑向人间。楼下的观赏者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叫好声,不约而同地飞了上去,空中的礼花,地上的欢呼,掩盖了手指头勾着手指头的情侣亲昵对话声……一波波地淹没在了我的童年和少年里。

  回忆总是富有浪漫情调的。在时隔40年后我偶到上庄,又到司徒小镇采风,“打铁花”这项民俗文化活动在久违了多年后又被提及,将再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也许是被现代生活浸染得太久,面对即将开始的古老的民俗表演,不由自主要带着些疑惑,带着些轻视。都啥年代了,咱什么好东西没见过,陈旧!混沌的我认定这个节目一定要土得掉渣。请原谅我的轻视,晋城的打铁花,在我的生活里早已经和那些做粮食的石碾、石磨、石臼、石碓一样失去了童年时代的热度,也和那些正月十五全家人扶老携幼去钻花棚猜灯谜一样,失去了温情。被社会进步的潮流淘汰掉的东西又何止这些,我几乎把它们的精彩完全遗忘了。

  然而,所幸事实并非如此糟糕,我的记忆如青年人的爱情一样容易被一把火点燃。就在那一刻,无论是上庄的,还是司徒小镇的,腾空跃起的第一缕金色铁花在炽热的温度里喷薄而出,我脑子里瞬间的震撼还未来得及释放,接二连三的“金菊花”已经倾盆而下、嘭嘭喷吐。我相信,这一刻,现场所有的眼睛全部变成了目不暇接,我的心灵也猛然复苏。

  “千年铁魂万古情,火树银花不夜天。”连连的惊呼声、喝彩声又一次真切地回到了我的现实中,我脱口而出,感慨与激动由衷而发,在充满激情的晚上,火花四溅,我被感动。打动我的显然不是它的先进技术,也不是它的壮观场面,在这样的古老民俗文化面前,我感动的是,我终于找回了自己,一闪一闪的铁花艺术里,我看到了我的根!

  我问自己:“赵欣,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你的灵魂发源地在哪里?”每个人原本都是有根的呀!顺着这条闪着光芒的藤,我摸到了母亲脉搏的跳动。这条小小的脉搏千丝万缕地连接着中华民族的基因。当一锅锅鎏金滚烫的铁水泼打出去映亮夜空,那是一颗颗颤动的心脏,里面装满的不仅是回忆,更是民族强大的底蕴,是蕴藏千年的文化积累。《山海经》记载:“虎尾山之阴有铁矿。”煤铁之乡成了家乡的代名词。一把“阳阿古剑”的传奇与轩辕剑齐名,我们传颂的是兵器本身之外的励志精神,锋利的宝剑是保家护国的武器,“十年磨一剑”却是晋城先祖不畏困难不惧险阻的精神写照。

  一缕缕、一蓬蓬滚烫的铁水,伴着悠扬的音乐,天女散花般地抛向夜空,绽放异彩。毋庸置疑,民间传统文化艺术均来自于民间,产生在劳动人民的智慧里,在劳动中产生,在日月的提炼中升华为文化和艺术。在工匠眼里,铁花飞溅含有祭祀工匠师祖的诚意,也含有延续中华文明和民族基因的自信。

  飞溅的铁花如此壮美,一闪一闪,我看到了我的先祖们弯曲着躯体在太行山深深的煤坑里挖煤;一闪一闪,我看到了我的先祖们赤膊在火热的熔炉边炼铁;一闪一闪,我看到了一把把镰刀、斧头、铁锹、犁铧送到了耕种的田头;一闪一闪,我看到了射向外敌侵略者的一捆捆火枪、炸药和刺刀……生活就是这样,在飞溅的铁花中,人们从战争走向和平,从贫穷走向富裕,从古代走向现代。每走一步,踏出的脚印都是一部血泪史,也是一部记载民族不屈的英雄史。飞溅的铁花,是来自于民间传统文化的一缕魂,是绿叶对根的一份情意。(赵欣)

太行日报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周广学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太行日报社概况 | 晋城新闻网简介 | 机构设置 | 报系报刊简介 | 广告服务 | 读者联系 | 网上举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