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6版:文苑 上一版 下一版
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母亲的年

《太行日报》 (2018.03.08 6版)

◇李靖芳

进入腊月母亲就几次打来电话,问孩子什么时候放假,一放假就赶快让孩子回陵川住。话语中可以听出母亲急切想见到孙女的心情。我连说好,放了假就让她们回家。可孩子们报着兴趣班,一直到腊月二十八才送她们坐班车回去,到家后,母亲打来电话报平安,说孩子们安全到了,你也早点回来。我说知道了。

除夕晚上七点多,母亲又打电话催。我从单位出来,凤台街上流光溢彩,来往车辆仍多,一上晋长高速,便看不到一辆车,漆黑的夜色迎面扑来,就在这一瞬间,我心中忽然升起一丝酸楚。想到母亲辛劳一生,现在还在为我操心,特别是去年以来风湿、淋巴、腮腺等多种疾病交替发作,身体精神大不如前,我忙于工作,无暇顾及,陪伴更少,不由得眼眶湿润了。

到了家门口已近九点,鞭炮声忽远忽近地响起,年就这么噼里啪啦地来了。我急匆匆走上楼敲响家门,里面清晰地传来母亲的声音:回来了!随即房门便打开了。进屋后我才知道,母亲为了能听到我敲门,就搬个凳子坐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看春晚。母亲张罗着要给我做饭,在再三确认我吃过后才安心坐下。父亲说,刚给你妈量了血压,低压120高压160。我说怎么这么高?父亲说,你妈今天一直到窗户上看你回来没,可能是累着了。母亲则笑着说,回来就好了,我睡一觉就什么事也没有了。我本想对母亲说,妈,您多注意身体,但回头看到母亲日渐稀疏的白发,一时哽咽,竟没能说出口。

初一早上六点半,母亲就起床忙着给一大家捏饺子。我和妻子听到后赶快起来帮忙。母亲告诉我,起床时量了血压,正常。我听了放心许多。孩子们起床后,便过来给爷爷奶奶拜年,齐祝爷爷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母亲高兴地从枕头下拿出两个大红包塞给孩子,说,都长大了,又懂事,又知道念书,爷爷奶奶等着跟上你们享福哩!母亲把我们孝敬她老人家的钱,又给孩子发了压岁钱。说了几次,母亲执意这样,只好顺着她老人家。

上午,母亲照例要去老宅烧香的。路并不远,往年都是父亲和母亲去,今年我看父母又苍老了不少,便陪父母过去。到老宅后,母亲从柜子里拿出几个盘子,擦干净,把事先准备好的水果糕点,端端正正地摆到盘子里,再把两支红蜡烛点亮,安放在正头中堂两侧,再把板香一炷掰开数出来燃着。先恭恭敬敬放贡品到爷爷奶奶的遗像前,虔敬地往香炉里敬上香。随后分别在正头、楼上、大门口、厨房等母亲认为有“老爷”的地方都敬上贡品和香。在厨房敬香时,罐头瓶香炉在厨房的高窗台上,母亲够不着,她双手扶着灶台,使劲抬起左膝跪上去,再抬起右膝也跪上去,伸长右臂费力往香炉里敬香。我看见了,急忙上前搀下母亲,伸手把香炉拿下来把香敬好。母亲努力的背影,使我想起朱自清《背影》里,朱父买橘子时在月台爬上攀下时的情景。当时光飞逝,父母一天天老去、抬手动脚都十分艰难时,作为子女的我们是多么希望能拴住岁月的脚步,留住父母的容颜,但谁又能做得到呢?

往年的中午饭,丰盛之极,也是母亲大显身手、展示厨艺的时候。今年母亲自感体力精力不济,主动让贤给我爱人,但还是不放心,自始至终在厨房打下手并督促指导。祖孙三代六个人,足足炒了十多个菜。这是我们家的团圆饭,母亲一向看得很重。原本父母是能喝点酒的,但去年父亲查出冠心病,母亲也多病缠身,都不能饮酒了。我们就倒上可乐碰杯,祝愿全家身体健康、平安幸福。我们边吃边聊,聊孩子的学习、父母亲的身体、我和爱人的工作,像母亲年轻时期许来年丰收一样期许着未来的年景,其乐融融,非常开心。饭后,母亲边收拾碗筷边感慨道:过年,过年,这一吃午饭年就算过完了!

是啊,年复一年,来去匆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年味”。有的是一个假期,有的是一番狂欢,有的是一次旅行。但对我母亲来说,年是这么具体,她是一次跨越360天的等待,是一个为孙女准备的大大红包,是一种感恩先祖感恩生活的祭拜仪式,是一顿热热乎乎的团圆饭,是对子女晚辈浓浓的爱意。有人说,年是设置在人生道路上的一个个路标,它照亮年少者的前方,又削减年迈者的光亮。我多么希望母亲的路标,能一直伸向遥远的远方,能恒久地散发出温暖的光芒。

网友最新留言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