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 作战机器人是否会危及人类自身?
<<
>>
11版:军事观察 上一版 下一版
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精确查找、识别和摧毁目标,执行特殊作战任务
作战机器人是否会危及人类自身?

《太行日报·晚报版》 (2018.12.07 11版)

2014年,英国国防部研制出“PortonMan”机器人,用于测试防护装甲和军用设备。

2009年,以色列国防军在一军事基地训练小型军事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可以用来检查和处理爆炸物。

英国军方近日组织了一场名为“无人操控战士”的演习,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机器人军事演习。在这场耗资8亿英镑的演习中,英国国防部重点测试了作战机器人用于战场态势感知、侦察监视、精确定位和后勤补给等诸多科目。作为信息化战场的“千里眼”和“顺风耳”,作战机器人能精确查找、识别和摧毁目标,执行特殊作战任务,或将推动整个战争形态发生深刻变革。但是,机器人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会不会变成“冷血杀手”“嗜血怪兽”,给人类带来风险与挑战呢?

A

名符其实的“铁甲勇士”

作战机器人不单单是像人、会动,而是多学科、多领域、各种技术有机融合的现代化智能武器系统。现代战争战场环境具有严酷性、多变性、复杂性等特点,而作战机器人恰恰在这种恶劣条件下具有优势——既能打仗,又不存在人员伤亡,还适用于执行各类高危险和高烈度作战任务。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发展,无人作战机器人也开始向陆海空天等多维度快速拓展,任务领域已覆盖到包括电子干扰、侦察预警、通信中继、排雷排爆和火力打击等传统有人作战领域,可谓名符其实的“铁甲勇士”。为此,很多国家都在研究作战机器人。

美军制定了面向2040年的“无人化作战平台发展路线图”,大幅度提升机器人在美军兵力部署中所占的比重。目前,美军拥有超过7500架无人机和1.5万个地面作战机器人,已形成了包括空中、地面、海上无人系统在内的全方位无人化武器体系。美国国防部还提出了“阿凡达”计划,旨在打造可人脑远程控制的机器人军团。现阶段,美国研究人员已经研制出新一代电池驱动四足机器人,可根据体内智能算法实现对障碍物的探测、自行调整前进路线并计算出跳跃最佳位置,甚至还能根据算法计算出跳跃需要的力量精确值。

俄罗斯国防部于2013年成立了机器人技术科研实验中心。其战略导弹部队正在研制“狼-2”移动式机器人系统,自重1吨,使用履带式装置行进,可在5公里范围内通过无线频道控制,装备有卡拉什尼科夫重机枪和大口径机枪,能在时速35公里的行进情况下瞄准目标并开火,可完成重点区域巡逻侦察、保护重要设施等工作。俄军还研发出一种名为“MPR300”的履带式机器人,专门在灾区执行救援任务,能轻易攀上1米高的墙壁。

今年5月,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欧盟计划耗资4.4亿英镑研发能作战的“杀手机器人”,将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瞄准并打击敌人,无需人类参与。此次,英国军方组织的“无人操控战士”演习,实际上是一次规模宏大的机器人“考试”。演习主要由皇家坦克团战斗小组组织,共有来自美国陆军、英国海军和英国空军等部门的200余名“人类考官”现场组织考核,测试包括无人驾驶坦克、远程自动精确制导武器和自动驾驶地面补给车等各类“机器人和自主系统”,重点解决作战机器人在战场态势感知、侦察监视、精确定位和后勤补给等项目上的实际应用。

此外,白俄罗斯在2011年曾推出过一款无人驾驶履带式遥控武器平台,能在遥控指令控制下使用配备的机枪和榴弹发射器攻击800米距离内的目标。

目前,全球范围内有超过60个国家拥有了作战机器人。

B

“钢铁近卫军”并不遥远

作战机器人仿佛“钢铁近卫军”,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甚至早已出现在战场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军队曾使用“哥利亚”机器人排除地雷,苏联也曾装备过一款名为“Tele?tank”的无线电遥控无人坦克。到上世纪60年代,英国成功研制出履带式“手推车”和“超级手推车”排爆机器人。机器人“科沃”还曾临危受命,潜入地中海750米深处将一枚氢弹打捞上岸。

阿富汗战争时期,为解决在复杂地形中识雷、排雷以及发现歼灭潜伏敌人的战场难题,美军与i Ro?boot公司合作开发出背包机器人,在塔利班心脏地区作战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此后,美军的作战机器人数量大幅增加,功能也日益多样,“赫尔姆斯”“教授”“小东西”“费斯特”等配备有摄像机、手枪和榴弹发射器的机器人开始轮番上阵。大量使用地面机器人的美军,其机器人与士兵数量比例一度达到1∶50,阿富汗战争也从某种意义上被视为是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次“机器人战争”。到伊拉克战争时,美军“派克波特”军用机器人在“自由伊拉克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另一款“寻血猎犬”医疗机器人则能快速找到受伤士兵进行检查救治。据不完全统计,伊拉克战场上曾有近3000架无人机和2000多个各类型机器人参与到军事行动中。

叙利亚战场上,在作战机器人领域蓄积力量的俄军把机器人作战推向了高潮。2015年,在叙利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交战中,由6个“平台-M”履带式机器人、4个“暗语”轮式机器人、1个“洋槐”自动化火炮群、数架无人机和一套“仙女座-D”指挥系统组成的俄罗斯机器人军团径直走上战场,借助无人机从高空占领视野高点进行全局掌控,使用机器人冲锋并与人类有效协同作战,取得了令人震惊的作战效果。目前,俄罗斯正在大规模列装军用机器人,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披露称,俄军的作战机器人将很快开始批量生产,预计到2025年,无人作战系统在俄军装备结构中的比例将超过30%。

C

须防范战场“嗜血怪兽”

一手缔造出“机甲战士”的人类,对它们同样存在着恐惧。经典电影《终结者》中,拥有超人智力的“天网”系统不但没有成为人类的得力助手,反而为人类带来了“终结者末日”。这些关于“机器人杀人”的科幻作品向人类提出了一个问题:拥有超人智力的作战机器人,是否会危及人类自身?

此前,韩国科学技术院研发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武器,遭到了30余个国家和地区研究人员的集体反对。斯蒂芬·霍金、伊隆·马斯克以及数千名人工智能与机器人领域的研究人员都曾发表公开信,表达对这种智能无人作战武器可能引发“终结者末日”的深刻担忧。复杂战场环境下,拥有高度智能的作战机器人极有可能出现识别错误、通信降级甚至是被敌电磁、网络攻击后“倒戈反击”等问题,诸如滥杀无辜、系统失控等问题更为其军事应用带来无穷隐忧。一旦这群毫无感情、不知疲倦的杀人机器走上战场,人类必须防范其成为“嗜血怪兽”。

如果赋予作战机器人“生杀大权”,甚至实施完全是机器人士兵的“机器人代理战争”,拥有高度智能的作战机器人或将把《终结者》等电影中的场景变为现实。业内人士认为,除禁止使用“攻击性自主武器”外,避免作战机器人拥有“开火权”,应该成为智能战争时代人类可行的“救赎”方式。本来,人类对武器的发明也应当有一条不能触碰的底线,就是武器不能威胁到整个人类的生存。未来,作战机器人大规模应用于军事,必须将人作为“战争回路”的主体存在。为此,各国在研制智能无人作战系统时,应普遍要求指挥或操作人员进行适当程度的干预。

据《北京日报》

标题目录
  • 作战机器人是否会危及人类自身?
网友最新留言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