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晋城新闻

【特别报道】我是谁 为了谁——追记高平市寺庄镇河泊村第一书记崔德华

2017年08月23日 09:27:00 来源:太行日报

  题记:“两学一做”是一把标尺,每一名党员都应该对照这个标尺,量一量自己距离这个标尺有多远?如何去做才能靠近或者达到这个标准?作为一名党员,要始终怀着对党和人民的绝对忠诚,不断向着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要求前进,才能向党和人民交上自己的合格答卷。 ——摘自崔德华“两学一做”心得体会

  □本报记者 田黎瑕 徐沛

  电脑旁放着一板没吃完的盐酸伊托必利片,旁边是学习笔记、蔬菜合作社下一步实施方案,还有本子上记录的关于河泊村文化旅游的几个设想。但这些所有的蓝图、方案、设想都在2017年7月30日戛然而止。

  崔德华的生命定格在51岁。他带着满心的眷恋,满心的不舍,离开了挚爱的家人和放不下的乡亲们。

  从2015年夏天到高平市寺庄镇河泊村担任第一书记,崔德华就把心思都放在了村里。这两年,村里的水网电网改造了,破旧的村路修好了,还建了公厕装上了路灯;村外曾经疏于管理的梨园如今纳入了合作社,一年两次的农机培训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丹河岸边的香菇棚迎来了收获的好时候……河泊村真是变了大样子。

  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可崔书记,你啥时候再回来河泊村呢?看看咱的梨树,看看乡亲们啊!还有啊,这几天棚里的香菇就要上市了,长得可大呢!”“等我好了就回去,你们等着我。”在去世的前一天,他还在病房和乡亲们通过视频聊了家常。朴实的话语,殷殷的期盼,乡亲们盼着他们的崔书记,可崔德华却再也看不到河泊村的一草一木了……

  让时间回溯到两年前,去追寻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生命足迹。

图为崔德华生前在病房接受记者采访。

图为崔德华和村两委班子研究村务。本报记者 张理锋 摄

第一个报名当第一书记

  2015年,我市开展了选派市直机关优秀干部到建档立卡贫困村任第一书记工作。得知这个消息,当时担任晋城市农机局农机推广站副站长的崔德华立刻报了名。市农机局副局长许生荣说:“德华是局里第一个报名的。他平时工作特别踏实主动,我们农机推广工作本身也和农业有关,当时经过综合考虑后,就确定他和我们局里另外两位同志为市农机局下派到村的第一书记。”

  这事儿,崔德华记得很清楚。7月28日,他在病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15年8月中旬,我到高平市委组织部报了到。经过培训后,8月25日背着行李到了河泊村。至于为啥主动报名,因为我是党员,农村长大的,我了解他们的生活,愿意到村里工作,踏踏实实做点儿事。”

  1966年,崔德华出生在高平市米山镇云东村。他说:“我是个农村孩子,后来念书又考的农业机械化学校,我觉得命里注定就是要和农村、农业、农民打一辈子交道。”1988年他从省农业机械化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晋城市农机研究所工作。1999年调入市农机局。妻子卫建梅说:“他的工作就是推广农机新技术,经常下乡,就喜欢村里的生活。特别是到河泊村后,电话一响,只要是村里的人,一聊就是老半天,高兴着呢。”

  到村里当第一书记,就意味着大部分的时间要待在村里,家里自然就照顾不到。崔德华的老父亲80多岁了,患有脑梗,一直跟着崔德华生活。卫建梅是最后一个知道他报名当第一书记的人,可她没埋怨,而是默默地担起了家庭的重任:“老人我照顾。我知道他的性格,他是想去村里做点儿事。只要他喜欢,我支持。”

  人的一生总是在各种选择中度过。去留之间,取舍之中,考验着智慧,更照鉴情怀。

  “为什么要去基层当第一书记?”经常有人问起崔德华这个问题。因为对于当时年近五十、生活稳定的他来说,去农村开始新的生活和工作并不容易。是什么样的召唤,让崔德华主动申请当第一书记?是什么样的牵挂,让他愿意放弃舒适的生活到乡村工作?“因为是党员,因为觉得自己有一份责任。”——这是崔德华当时的回答,也是他用生命做出的回答。

  河泊村位于高平市寺庄镇北部,是丹河的发源地,也是高平大黄梨的主产区。全村有215户730口人,以种植传统农作物、外出务工为主要经济来源,建档立卡的贫困户32户100口人。村支书孙瑞国说:“德华刚来的时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认真。他挨门挨户地了解情况,特别是那32户贫困户。他拿着小本子一项项记录,大到家庭收入、致贫原因,小到一天用多少药、烧多少煤球,把贫困户的情况分门别类整理后就有近百项之多。”

  崔德华记录下的这些情况,后来成了村里《贫困户脱贫工作台账》、《贫困户一户一档目录索引》的原始雏形。2016年6月17日,高平市脱贫攻坚推进现场会在河泊村召开,村里的扶贫台账成为全高平市学习的样本。

  从两年前走进河泊村的那个夏天开始,崔德华就把自己定位成乡亲们的一分子,“我的心愿就是让乡亲们先摘了穷帽子。”

把心都捧出来给了河泊村

  摘穷帽子可不是说说那么容易,村里情况是个啥?有啥能利用的优势?这些都得摸清楚才行。

  头一个月,崔德华天天在村里转悠,向群众了解情况。一个月后,他心里有数了:丹河源头离河泊村不到1公里,却没有利用起来搞旅游开发;多年前帮扶单位给村里建起了52栋蔬菜大棚,但由于缺少种养技术,不会管理,加之大棚低于河床,常遭水淹,所以村民只能望棚兴叹;全村有5000多棵黄梨树,同样由于缺乏规划和管理,一直打不开市场。

  以前因为有梨树,河泊村曾是高平市数得着的富裕村,而现在却成了人均收入不足2800元的贫困村。那年秋天,崔德华站在黄梨树下,摸着粗糙的树干,心里一阵难受。他对孙瑞国还有村长孙海亮说:“咱端着金饭碗,却成了‘乞丐’。先从黄梨上下功夫吧。只要咱们拧成一股劲,三年内一定能把贫困村变为小康村!”

  在征求了村两委班子还有村民们的意见后,河泊村盘活了村里的1000多亩梨树,成立了丹之绿黄梨种植专业合作社,让村中有梨树的170户村民全部入社,还有21户贫困户也成为合作社的社员。成立合作社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怎么在统一管理下提高大黄梨的产量和品质,然后在市场销售上占有一席之地。

  崔德华利用自己在农业部门工作多年的优势,请来技术人员对社员进行免费技术指导与培训。市农委果树站站长裴玉卓说:“我和德华是同学。他去了河泊村当第一书记后,没几天就给我打电话,说需要技术支持。我就利用休息时间去了好几回,教村民们剪枝、修枝、刮皮。德华轻易不因为自己的事儿麻烦别人,可到了河泊村后,不止我,只要是能帮上河泊村的,德华把同事、朋友问了个遍,不是咨询政策就是请教技术问题。”

  黄梨合作社吸纳了一部分贫困户,没条件参加合作社的贫困户怎么办?崔德华打听到晋城市慈善总会有蜂产业扶贫项目,就写申请打报告,要来120箱蜂全部分给12户家庭有劳力的贫困户,还帮助全村所有贫困家庭都建起了光伏发电站,每户可增收5800元。

  去年6月,寺庄镇开展“结缘梨乡”老梨树认养活动,崔德华四处游说:“每棵树认养一年只需500元,就可以得到价值500元的大黄梨,还可以享受果蔬采摘、参加观光摄影等活动……”他把单位的领导、朋友、老同学都“忽悠”来参加河泊村的梨树认养。部分梨树被认养后,村委会又优先让贫困户管理,所得收入归他们。贫困户孙秋发今年72岁,他含着眼泪告诉记者:“我年龄大了,重体力活干不动了。德华就和村委会商量,让我管理梨树,再加上光伏发电一年能收入7000块钱。我没想到这么快我就脱了贫,以前想都不敢想。”

  河泊村原来有52栋蔬菜大棚,由于缺乏冬季保暖措施,再加上地势低于河床,土壤含水量过大,导致蔬菜产量不高。崔德华来村里的时候,这些棚都闲置着。凭着多年在农业部门工作的经验,他又跑晋城请教了几位蔬菜种植专家,了解到如果给这些大棚增添一些设备,转型为香菇大棚完全没问题,回来后他就立刻打报告申请资金。

  为了争取扶贫资金,这两年,光是晋城市和高平市的涉农部门,崔德华就跑了八九十趟,先后争取到400多万的扶贫资金,用于光伏发电、大棚蔬菜园区升级改造、蜂产业扶贫、安全饮水巩固提升工程。崔德华的电脑里,文件夹里有各项报告、预算上百个,最新的是今年6月3日他整理的关于河泊村全域旅游的设想和相关政策,这是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的前一周搜集整理的。

  他的身体不适早有征兆。3月份他就一直觉得腹部难受,可村里事情多,他觉得吃几天胃药应该就好了。每天不停地高速运转,崔德华一直精神抖擞,村民们说他像一台动力澎湃的发动机。可回到家的时候,妻子卫建梅知道,他累,经常进门就倒沙发上睡着了。支书孙瑞国也一直催他去看病,他答应着转脸就忙去了。孙瑞国难受地说:“早知道这么严重,我就直接绑着他去医院看病了。”

  一个乡间长大的农村娃,一个共产党员,在自己的岗位上,捧着一颗心来,把自己的全部能量都燃烧在第一书记的岗位上,没有一丝保留!

  “德华来的这两年,河泊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了致富的框架和蓝图,有了信心和希望。”孙瑞国这样形容崔德华给河泊村带来的变化。现在,老产业重焕生机、新产业朝气蓬勃,一幅全面实现精准扶贫的宏伟蓝图正在河泊村成为现实。

  ——黄梨实现了初加工,产量和品质大大提高;

  ——成立了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香菇开始上市销售;

  ——抓住光伏扶贫契机,更换了4个变压器、5000多米高压线路,为全村光伏发电全覆盖打下了坚实基础;

  ——注册了高平市丹河源头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启动了探寻丹河源头旅游项目。

  2016年年底,河泊村人均收入达到3026元,32户贫困户全部脱贫!

  提灯行一路,照亮身后人。两年,在岁月的长河里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瞬;在人的一生中,也不过是短短一段时日。可崔德华的这两年,却坚实而丰厚。对职责的忠诚、奉献和对信念的恪守,让他即使离去也依然活在村民们的心里;他用激情燃烧的生命,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不忘初心”。

襟怀坦荡走过无悔人生

  夏日的河泊村,地里的庄稼郁郁葱葱,枝头结满了果实,孙瑞国说:“今年是个好年景,玉米、梨、核桃都成。可崔书记看不到了。”

  7月16日,准备住院治疗的崔德华,带着妻子和儿子来到河泊村。在这个周日的早晨,悄悄地整理了自己的行李回了家,如同他来时一样。他选择了安静地来,安静地走。

  村会计孙红艳的婆婆还在等着崔德华吃她做的小米饭、煮疙瘩、炒卤面。在村里的这两年,崔德华的饭都是派在老人家里,每天20元,崔德华两周一次准时交给老人,“德华吃饭简单,不挑拣,我做啥他吃啥。家常便饭哪能花了二十块,可德华不说这,有时候他回了家没吃饭也会按天数给我。我有时候不要他就偷偷压在窗台上。”老人一边抹泪一边说着。

  在村民们眼里,崔德华认真、实在,能吃苦还没架子。

  孙红艳说:“崔书记来的时候,我刚当上会计没多久,进账出账都不熟练。崔书记懂会计知识,他从用电脑开始,一点一点教我,现在村里全部是电脑报账,速度快还不容易出错。”

  老支书芦小财深情回忆了他和崔德华的交往。“德华没架子,人品好。除了出差在外头,平时都在村里,根本没耍心,人可踏实呢。经常和我说村里的事儿,他有啥想法啦,以后村里还能干点啥?心思都在村里呢。”

  贫困户孙国平是个残疾人。崔德华有空就去他家里,问他有啥困难没有。去年,崔德华帮助孙国平联系了外村的一家蔬菜合作社,在河滩里种了十七八亩豆角,保守估计一年能收入五六万块钱。7月20日,就要离开他家的时候,孙国平的妻子贾四红红着眼睛问记者:“崔书记到底得了啥病?很重吗?不回来了?”

  贾天水是单身,也是贫困户。自从崔德华到村当了第一书记,他没事儿就喜欢和崔德华说话聊天,“德华水平高,对村里的事儿有啥疑问了我就爱问他,他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崔书记刚来的时候,住在村子最外面的一户人家里,那家人搬走多年了,屋子里没灶没水,后来才在村委收拾出一间屋子搬回来,就这也肯定没有城里条件好,可德华从没喊过苦。”

  政声人去后。崔德华走了,可村里的老梨树记得他辛劳的身影,河畔的蔬菜大棚记得他爽朗的笑声,乡亲们都记得他开心的话语……他们,全都记得他!

  一个月30天,崔德华差不多要在村里待20多天,整天在跑项目要资金找技术的路上,连家都顾不上回。妻子说:“好不容易回趟家,只要是村里打电话有事了,二话不说就回去了。老父亲想和他说说话,他总是说,等忙完这几天再好好说啊。”

  老父亲愿意等,但病魔却不等。直到现在,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还不知道儿子去世的消息,白发苍苍的老人依然不时倚在门边,等心爱的儿子归来。

  其实这个认真朴实的人,何曾没有一腔儿女之情?!

  他是个孝子。老父亲因为有脑血栓,每天春秋都要输液。这两年,老人输液的时候,他都要搭黑赶回来陪着父亲,第二天早上看着父亲输上液再走。

  他疼爱妻子。卫建梅记得,有一年情人节,崔德华从外头回来,忽然拿出一支红玫瑰对她说:“我看见大街上年轻人都过节呢,又是花又是巧克力的,咱虽然不凑那热闹,就送你一支花吧。”生病后,他和妻子说:“这几十年我都没好好照顾你,还让你一天天为我操心,下辈子吧,下辈子让我好好照顾你。”

  他是慈祥的父亲。儿子27岁了,还没有成家,他惦记这事儿,和妻子说多想看到孩子成家立业才放心。去世前一天,崔德华和儿子说:“爸爸没给你留下什么,只有一句话,努力工作、好好做人、孝顺妈妈。”

  面对生死的时候,最能看出一个人的精神境界。人生在世,面对林林总总的纷扰、形形色色的诱惑,看重什么、看轻什么,坚守什么、舍弃什么,就像一把无形尺子,量出品格的厚度,标示境界的高度。“‘两学一做’是一把标尺,每一名党员都应该对照这个标尺,量一量自己距离这个标尺有多远?如何去做才能靠近或者达到这个标准?作为一名党员,要始终怀着对党和人民的绝对忠诚,不断向着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要求前进,才能向党和人民交上自己的合格答卷。”这是崔德华2016年的“两学一做”心得体会,也是他对人生的终极回答。

身在病房心却惦记着乡亲

  7月16日从河泊村回来,崔德华就住院了。临走前,他把他精心编制的万亩梨园开发方案交给了支书孙瑞国。当天晚上,崔德华还给镇党委书记肖永义打电话,讨论了方案里的好多细节。

  就是在病房,他的心也还在河泊。

  7月28日,崔德华去世的前两天,在晋城市人民医院10楼2号病房,记者见到了他。清瘦的面庞架着一副眼镜,最让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即使已经住院了,他的胸前依然别着一枚鲜红的党徽。

  他的精神状态很好,说话非常有逻辑性。聊起河泊村,眼神更是明亮了许多。他打开他的微信让记者看:“这几天大棚的香菇开始收获了,你看这视频里的香菇个儿多大!知道为啥比别的地方的个头大吗?因为我们村的大棚位于河床边上,利于棚内降温,而且因为是丹河源头,水质特别好。别的地方一个菌棒一般产一斤七八两,我们村的一个能产二斤半。”

  他开心地翻着河泊村的微信群“丹源情”的每一条消息,大家伙儿都挨着个地问候他:“老崔,啥时候回来?”“崔书记,注意身体啊!”

  7月29日,“雨水季节,大家要注意安全。”一段洪水的视频和叮嘱乡亲们的话,是他在群里最后一次说话。

  7月30日,崔德华内脏出现出血,转氨酶升高、各项功能开始衰竭……

  当那一天午后的阳光照进病房时,崔德华永远地休息了。

  8月5日上午9点,“良操美德千秋在,亮节高风万古存”……哀思如潮,挽联如织。清晨,乡亲们早早就从河泊村出发,可因为不知道去殡仪馆的路,等孙瑞国领着大家伙儿问了好几个司机、打了十几个电话赶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仪式已经结束了。孙瑞国呆呆地站在崔德华的遗像前,含着眼泪看着他的老搭档;老支书芦小财三步并作两步走进灵堂,想最后看一眼崔德华;孙红艳哭红了眼睛,难过着没有送崔书记最后一程……

  丹水含悲,这是河泊村最悲伤的夏天。

  乡亲们还记得,2016年元宵节的时候,许多在外打工的村民都回家过年了,崔德华给大家伙组织了一台晚会热闹热闹。那天晚上,他唱了一首歌:“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为了春回大雁归……”

  我是谁?为了谁?

  胸前的党徽熠熠生辉,崔德华用大写的人生回答了这个问题。

晋城新闻网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田黎瑕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太行日报社概况 | 晋城新闻网简介 | 机构设置 | 报系报刊简介 | 广告服务 | 读者联系 | 网上举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