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晋城新闻

【记者采风】他们为晋城非遗披上“国字号”

2018年02月08日 08:45:00 来源:太行日报

  ◇本报记者  张小卫  李斌

  新年伊始,我市文化领域就传新喜讯,晋城又有5人入选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名单。

  在“丰满”与“骨感”的矛盾中,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件艰辛的事,因为它不是一个赚钱的行当,却又浸满了传统民俗文化元素。或许是为了当初的一个承诺或责任,走在传承路上的非遗传承者,在面临困难和挑战时,都始终如一地坚守,创造了非遗传承的崭新阶段。今天,就让我们怀着敬仰的心情走进晋城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五位新成员。

张红霞 平凡坚守中出彩

  一团焙面,在张红霞的手中捏来捏去就变成“何仙姑”“白娘子”等一件件艺术品。

  32年前,阳城面塑传人、年世已高的老公公交代张红霞,一定要把阳城面塑传承下去!从此那双纤细的手、灵巧的心与显得冷清的焙面面塑绑在了一起。

  焙面面塑当地人俗称焙面娃娃,每年农历七月十五,娘家都要给出嫁三年的女儿送焙面娃娃,后来,小孩满月、老人祝寿也送焙面娃娃。张红霞在她的住处,一边讲着焙面娃娃的由来、用途、寓意,一边演示着它的制作过程。

  用杏仁水和好面,再搓成人形,搭配上“花朵”“云纹”,一个腾云驾雾、衣袂飘飘的“何仙姑”降临了。之后,除面部、手脚等露白部分用白菜叶遮住,其余均用熬好的糖稀上色,最后用套锅烤焙个把小时方能出锅。

  “费时费工,一天最多烤制5个。”张红霞说,习俗的变化和快节奏的生活改变了焙面娃娃的命运,焙面娃娃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可作为传承者又怎能轻言放弃,“我一定会坚持传承下去。”正是有了这份坚守与执著,张红霞延伸着焙面娃娃的生命。

  如今,随着精神文化生活的升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非遗项目,张红霞也投入了新的战斗,对焙面娃娃的爱好者进行培训,参加各种文化展览,阳城焙面娃娃的知名度一次次得到提升,逐渐成为阳城一张响亮的文化名片。

郭胖胖 像愚公那样一代代传下去

  80岁的郭胖胖精神依旧那样矍铄,声音依旧那样洪亮,唱腔依旧那样清丽委婉。

  郭胖胖从“梨园之乡”泽州县李寨乡旺头村走来,现在是上党二黄第五代传人。

  “李燕飞坐寒宫珠泪下降,

  想起来老王爷痛哭悲伤;

  自从那老王爷命丧宴架,

  撇下了孤皇儿谁保华章……”

  这是几天前,郭胖胖在家中饶有兴趣地为全家人唱的上党二黄《二进宫》里的一段,家里人口多时,郭胖胖总要为大家唱上一段。

  郭胖胖六岁随父学戏,七八岁登台演出,十二岁加入当时的晋城县民乐剧团。在剧团,她是最下功夫的人,规定学徒五点半起床练功,她五点就起床“抢功”,严寒酷暑从不间断,终于成为后起之秀。

  郭胖胖不仅是好演员,更是好老师、好校长。1970年起,她在晋城戏校当上了老师,既教上党梆子,又教上党二黄,12年培养学生160多人。

  然而,在我市上党梆子的发展环境均优于上党二黄的大背景下,尽管有的县曾成立过上党二黄剧团,终因市场原因致使上党二黄逐渐衰弱,剧团没人学,剧目没人排,老师也不愿意教。“上党二黄是咱晋城的一个戏种,也是我的最爱,它唱起来委婉,声韵极像京剧二黄,不能失传了啊。”郭胖胖不服气地说,这样的艺术珍品她一定要像愚公移山那样,一代一代传下去。

  现在,她把“接力棒”已传给自己的姑娘郭海萍,退休以来整理了十几部上党二黄剧本,还被特聘为李寨中学辅导教师,带了60多个学生,其中30多人可登台表演上党二黄。她寄语学生们:“要挑起振兴上党二黄的重担,让它唱响太行。”

赵翠林 优雅的“针尖舞者”

  受母亲影响,赵翠林高中毕业后就痴迷于刺绣,整整20年,她穿越古今针线,复兴了“高平绣活”的传统技艺。

  高平绣活是一种古老的刺绣工艺,它分为丝线绣和布贴绣。丝线绣是用丝线将图案绣在真丝缎面上;布贴绣是把裁剪衣物剩下的各色边角布头,剪裁成人物、动物、花卉等形状,然后贴在底面上锁边绣成。它们共同的特点是色彩鲜明,对比强烈,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

  传承路上,赵翠林没有像众多山村妇女那样把刺绣当成一种消遣或可有可无的手艺,而是把它当作理想去追求。2004年,她拿出所有积蓄创办凤林刺绣厂,对60多位姐妹进行培训,使她们拥有了一双匠人般的巧手。

  传承之路并不平坦,有时甚至布满荆棘。赵翠林的工厂亏损经营,外债高达80多万元。逆境中,赵翠林没有放弃,坚持自己的特色给苏州、广州的客户制作卷轴、披肩等丝线绣品,而当这些富有时代与地方特色的绣品,亮相于全国工艺品展览大赛时,金奖银奖哗啦啦得了十几个,同时也俘获了客户的心。

  2012年,赵翠林被评为山西省优秀刺绣师和晋城市工艺美术大师,她和她的高平绣活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山西师大美术学院师生年年都到凤林刺绣厂写生,绘出了许多符合现代人审美标准的实用性作品,一位善于管理经营的“高人”也在她麾下效力,弥补了她的“短板”,至此,高平绣活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入千家万户。

  “现在,高平绣活的非遗传承路上有我,十年、二十年后还会有我。”赵翠林信心满满地说。

祁学德 传承从娃娃抓起

  61年前,9岁的祁学德跟着师傅学沁水“土沃老花鼓”。那时,师傅“噼噼啪啪”的巴掌总要落在他稚嫩的脸上。

  严师出高徒!想通之后,祁学德苦练功夫成了花鼓队的全能人才,和“土沃老花鼓”的大人们走街串巷,把欢喜的节目和吉祥的祝福送给十里八乡的乡亲。

  然而,在物质条件丰裕的今天,“土沃老花鼓”这项当地群众喜爱的传统民俗艺术却进入“抢救期”。

  “土沃老花鼓”是集打、唱、跳为一体的集体舞蹈表演形式,主要角色有老丑、小丑、腰鼓手、报马童等,表演步法有脚擦地行进的“曲曲步”,所用的乐器有口噙鼓、蝴蝶帽圈、羽毛扇子等,服饰和道具均为自制,唱词随时代自编创。

  “你可能感受不到,土沃老花鼓表演起来,具有浓郁的黄土风情和北方人刚劲粗犷的特点,又兼具南方人柔媚秀美的风韵。”祁学德说,“土沃老花鼓”会的人越来越少,关键是因为没有培养好下一代。

  于是,祁学德走进了土沃中学,热情耐心地给学生传授这个已有360多年悠久历史的民俗文化。现在,一到课间,学生们就带着锣、钗、小鼓等道具来到操场,跟着祁学德学习曲曲步、十字步、绕八字、插花等各种步法和队形变化。

  从此,激越的旋律伴着希望响彻天空,粗犷的舞姿和一张张稚嫩的脸庞,定格在充满力量和希望的校园。

陈拴发 如果失传,哪还有脸见师傅

  “传人”,印象中应该是皓首白发,飘然若仙,可66岁的泽州四弦书传承人陈拴发不一样。

  寒冬午后,阳光带着几分温暖。高都镇大兴村的陈拴发走出低矮小屋,坐在旧椅子上,绑好腿板,操起胡琴,再清清嗓子,一曲《贤良记》随即飘入天空。

  自打出娘胎起,陈拴发就没看到过这个世界。但他眼盲心不盲,12岁开始学四弦书,24岁加入泽州县曲艺队,师从袁小迷,学会了《两头忙》、《正话反话》等幽默诙谐的开场小段,还拿下了《烈女传》、《贤良记》和《鹦哥吊孝》等鸿篇大本。

  对于一个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的人,想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是他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奢望。而四弦书是他感知世界的唯一通道,更是他生活中的“眼睛”,有了它,陈拴发才能“看”到外面美丽的世界。

  唱罢一段,陈拴发兴致高涨,话匣子打开了,从什么是四弦书的紧板慢板说到师傅袁小迷当年的迷人风采,从自己如何从师学艺到现在的生活现状,字字句句都扣动人心。

  “泽州四弦书是我今生最可爱的‘宝贝’,几十年,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罪,我都不怕,怕的是四弦书这一古老的艺术会在我这一代失传,到时候都没脸见师傅啊。”陈拴发担心,现在的年轻人不了解四弦书,更不会去学它,因为它不是一个赚钱的行当。

  说着说着,陈拴发再次操琴演唱《正话反话》:“正月里,正月正,五谷杂粮长得分外青。大年初一去赶集,阴天下雨满天星。二月里,龙抬头,大家都忙活着去收秋……”

  这段颠倒的诙谐小段令我捧腹大笑,可笑着笑着心里升起一阵酸楚:真心希望更多的下一代会跟这位可爱又坚毅的老艺人学泽州四弦书,希望四弦书后继有人。

太行日报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张华敏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