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社会新闻

【封面人物】朱满红: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2017年09月02日 10:16:00 来源:太行日报·晚报版

  □文/图 本报记者 牛坤

  一手拿锤子、一手握錾子,一番敲敲打打后,精致的纹理便显现在石头上。“早些年,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能听见叮叮当当敲打石头的声音,如今会这门手艺的人没剩几个了”,在阳城县东冶镇上节村,71岁的老石匠朱满红叼着烟斗,向记者讲述了他干了一辈子的老手艺。

朱满红打磨已经五十三年了,至今仍在坚持,什么石墩、石臼、石碑、石阶、石狮等都能雕凿。

A 18岁学艺,大半辈子都没和石头分开过

  石匠是历史传承最长的行当,在众多行当中很不起眼,有句俗话说:“养儿子不学石匠,天好落雨在野外。”确实,石匠是个苦力活,凭着眼力、手力,拿起铁锤、钢钎等简单工具,用两只布满老茧的手,对着石头,长时间挥动,千百次地重击,累得腰酸臂痛,手上磨起了水泡,皮肤被晒得乌黑。然而看似这平凡简单的职业,却能“锤下生花”,雕凿出无数巧夺天工的石品工艺,使“精美的石头会唱歌”,确是一项技术含金量很高的手艺,非一般人能做到。

  “我家祖祖辈辈都与石匠行当打交道,少说也有三百多年了,这是祖传的手艺,说放弃是不可能的。打从18岁起我便跟着父亲学这个,每天都跟着父亲到处跑,除了给人锻磨,还时不时地做些石匠活儿。”

  然而很长一段时间,由于生产设备简陋,几乎全采用手工方式,导致效率低下,当时的上节村也没有形成完善的市场机制,所以,从2000年起,有不少石匠纷纷走出家园,甚至放弃石匠这门手艺,到外地谋求更大的发展。而朱满红却没有放弃,他坚持了下来,并对每件作品精益求精,再加之生产工具不断机械化,现在,朱满红的手艺已在东冶镇及其周边地区小有名气。

  “我从学艺出工到现在,可以说大半辈子都没和石头分开过。”如今,朱满红打磨已经五十三年了,至今仍在坚持,什么石墩、石臼、石碑、石阶、石狮等都能雕凿。从开毛坯到挖出摇把孔,錾出磨眼,最后雕刻出细节纹理,大的石磨只要花三天工夫,打出的石磨不仅好使、耐用,还轻巧,磨出的粉特细,远近闻名,十里八乡的都喜欢到他这里“私人定制”。还有居民家中石磨使用时间长了,磨齿就变得平而钝,总很乐意拿到他那里去“锻一锻”,朱满红就会“马上办理”,来个“整旧如新”,这样磨出来的豆粉会变得很细。

B 生意红火时,家里备用的钻子就有上百把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节村的石匠也只有六七人,朱满红至今还记得,当时每天从早上6点一直要干到夜里12点。虽然很辛苦,但那时石磨是家家户户的必需品,三天做一个石磨,一个月下来能卖不少钱,这在当时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也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加入石匠这个行当之中。一年之后,上节村的石匠就已经发展至二十多人。朱满红说,石匠不像其他手艺人,他们的工作时间相对比较随意,只要有时间就可以做。所以,一般都是利用农闲时间来做,有时下午三点多钟在农田忙完农活,回到家中摇身一变又成了一名石匠,真可谓农活石匠两不误。

  说起这门老手艺,朱满红首先向记者展示了他的工具。“有钻子、锤子和无齿锯,生意红火时家里备用的钻子就有上百把。”跟着父亲学了三四年后,朱满红便开始了自己的石匠之路。“当石匠真的不容易,在外打石头不管日头有多大,岩石有多烫,你都得坐着,一锤一锤地敲打,有时遇到陡峭的山石,甚至会要了人的命。”朱满红说。由于长期不断地磨损,一把原来长约三十厘米的新铁錾,仅仅一两个月的时间便只剩下十厘米左右。

  铁錾是石匠们凿石必不可少的工具,不论多累,朱满红总得抽出时间,修整那些在凿石过程中钝化走样的錾子。“那时每天白天干完了活,回到家中我还要为第二天的工作做准备。”就像铁匠一样,夜里的朱满红要拉风箱、生旺火、修铁錾。“这样修理的过程要花一两个小时左右,完成之后才能安心睡觉。”

  上节村附近的山头多岩石,开山凿石很自然地便成了附近村民的一项特长。然而身为石匠,他们虽然传承着这项古老的技艺,却也承受着这份职业所带来的艰辛。朱满红说,打石头是个体力活,开山凿石远比人们想象的要辛苦得多。“石磨的用料是花岗岩,每块石料最少有三百斤。”通常朱满红将石头背回来后,再根据石块的大小确定石磨的尺寸,很是辛苦。

C 在石头上做“针线活”,老手艺更需要传承

  也许在旁人看来,打制石磨的工作不过就是拿着工具将石头敲开,但其中蕴藏的知识和技巧却少有人知。如何将石头打得平整?如何将大石均等分开而不走偏?如何开孔?孔的深浅疏密又是如何?这些很多人想都没想过的问题,最终都无不决定着凿出石头品质的好坏。

  “每个行当都有它自己的学问在里头,做石磨也一样。”朱满红向记者展示了他是如何利用手中的工具凿石成材的。在我们常见的用于制作石磨的石块上,朱满红仔细端详了一番,随后用錾子和铁锤,在石块的中央凿出了一个约5厘米深的长方孔,接着他又用更短的铁錾将这个孔敲打规整,最后再用扁平的“尖子”插入孔中,用大铁锤将石块一分为二。

  “这里的每一个步骤都是有技巧的。”朱满红解释道,“所有的石头都有它自己的纹理,就像过去的人用斧子劈木材一样,凿石也需要顺着石头的纹理来开孔,只有这样凿开的石头才能更加平整。”

  记者了解到,确定好石材后,打制石磨大体还要经过四个步骤。“首先要把石头制成磨盘,石头约有十厘米厚,如果过厚还要从中间分开。”朱满红边说边演示给记者看,他拿出自制的“圆规”,在刚才凿好的石头上比照一番后便确定了石头的中心,画出圆形后再将多余的石头砸掉。“砸的时候要看准,砸多了还得重做呢。”朱满红说,粗砸过后,再经过细致的加工,石磨的侧面才能精细。

  “石磨的中心要打成磨眼用来放豆子,这得花费一个小时。”朱满红说,打出磨眼后,在位于磨眼对角的侧面再开个磨拐。磨眼与磨拐不在一侧,这样就方便使用者一手摇磨拐,一手添豆子。

  最重要的一步还是对磨盘进行铺齿,记者了解到,在上下磨盘结合面,石匠会凿出“齿岭”。“磨盘面共要凿出八个斜块,斜块中有七个岭,组成交错状。磨盘外沿的3厘米要稍高于内侧。这三厘米的牙口就是将豆子磨细的关键。”朱满红解释,豆子磨出的粗细效果全看磨盘的咬合程度。做好齿岭后,再在下磨盘中心位置钉上磨蹄(木头,用于组合两块磨盘),两块磨盘便可以组装在一起了。这样石磨便基本成形了,只需再对石磨进行简单的再加工和打磨便可。

  在朱满红家,记者见到了一排已经成型的石磨,大小不一,虽然是手工打制的,但是做工十分细致工整。“年轻的时候,这种小石磨一天就能做出一个,现在要用三天时间才能将石磨完全打制出来。”记者得知,直径24厘米的小石磨在市场上可以卖800元。

  朱满红说,现在儿子已经将自家的手工石磨发布在了网上,济源、侯马等地的客户都对手工石磨感兴趣。“现在生产出的石磨一般销往农家乐。”朱满红说,打石磨赚不着钱,又费时费力,但孩子一直觉得这是门老手艺需要传承。“你看现在,磨米粉、豆浆哪里还用老式石磨,老式石磨都进博物馆咯!每个石匠心中都有一杆秤,这是机器不能比的”,朱满红说。

晋城新闻网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李敏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太行日报社概况 | 晋城新闻网简介 | 机构设置 | 报系报刊简介 | 广告服务 | 读者联系 | 网上举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