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视频新闻

【改革开放40年·我的大院我的家】忘不了的“粉坊院” 舍不了的故乡情

2018年05月24日 10:51:00 来源:太行日报·晚报版

  文/本报记者 陈马利 图/本报记者 张文庭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在斑驳坍塌的老家大院,采访陈吉锁老人时,艾青笔下的这句诗,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从老人的讲述中,他的血脉,他的根已经深深扎在那片故土,这里的一砖一瓦,寸草寸土始终牵动着他的心弦。而他在老家住过的那些院落,就如树的年轮,记录着一家人的轨迹也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陈吉锁家的“粉坊院”。

42口人挤在一个大院

  陈吉锁的家乡在阳城县南的孔池村,这是一个有着“八岭七沟五叉”占地6平方公里的村落,村上300多户人家大多靠种植庄稼和外出打工为生,村庄四周环山,村前一道小河,虽已干涸,却也感受得到“林掩小村青山畔”的韵味。

  现年73岁的陈吉锁说,孔池村在明朝就有了,是个名副其实的古村。直到现在,单单是村里的四合院和庙宇就有50多处。而他就出生在村东北一座名为“粉坊院”的四合院内。

  但凡老院落,总有道不尽的故事。“相传我们这个院子是清代村里一个富商‘同益号’磨粉的地方,‘粉坊院’也因此得名。”站在老院前,老人停留下来,门楣上的牌匾已经模糊不清,昔日热闹的大院如今已是杂草丛生,堂屋和西屋更是坍塌殆尽,只有东屋和南房尚存,却也残破不堪,一切恍如隔世,又恰似眼前。

  “这院子堂屋修建年代最早,嘉庆年间的,距今有200多年吧。”对于“粉坊院”,陈吉锁最大的印象就是“拥挤”。堂房是他出生的地方,上下两层,共有六间房,住了四户人家。东西南屋也全部一分为二,一户也就占10平方米左右,东北小楼、西北小屋也住着人。“最多的时候,这座不大的四合院里住着家族12户,42口人。”陈吉锁说,1966年,他结婚的时候,由于堂屋实在太拥挤,家人就把大院前面过去圈牛的小黑屋收拾一番住了进去。“那间小屋以前可是牲口待的地方。”回忆起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老人感慨万千。

  “不过,那时虽然拥挤,谁家要是有困难了都是相互帮衬,一大家族和和睦睦。”陈吉锁说,那时住在大院的他伯父、堂叔、几个兄长都是共产党员,他的伯父和父亲更是1938年就参加了牺盟会,1942年就秘密参加了共产党。抗战胜利后,他的父亲又先后被调到阳城、河南、青海等地工作。那时由于父亲常年在外,身处老家的他也得到了乡亲们不少的帮助,因此他对大院和乡亲们有着深厚的感情。

  “我的伯父一辈子在教育战线工作,对家族的家谱、家训做了重要的记载和传承。我的两个堂叔,一个从事商业,为当地的供销合作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另一个务农,是生产队里放牛的好手。”说起大院的人,陈吉锁如数家珍。他说,由于家族大,十几个弟兄年龄相差很远,特别是堂兄弟大小相差近四十岁。大院里的共产党员就有十多个,各家吃饭的时候,经常端着大碗坐在各家门口,整院子的人楼上楼下说说笑笑,有时开玩笑,都说“粉坊院”里就能成立一个党支部。

1975年,陈吉锁全家在“粉坊院”合影留念。

如今家家都修了新房

  从大院走出的陈吉锁,1971年参加工作,先后供职于阳城县河北公社、芹池公社、阳城县团委、沁水县委宣传部、城关公社、沁水县科协、沁水县税务局、晋城市税务局、国税局。

  参加工作以后,他虽然远离孔池,却无时无刻不惦念着这里的亲人,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家乡的变化。“那时,每次回到家乡,看到这里发生的变化都十分欣慰。”陈吉锁感叹,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乡亲们的收入一年比一年高,生活也越来越好。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乡亲们的居住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当年“粉坊院”里陈吉锁的12户族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陆续在村里修了新房,从大院里搬了出去。陈吉锁一个堂兄的女儿陈粉桃,成为搬离大院的最后一户。2004年,她在村东头200多平方米的独家院盖成后,一家四口从“粉坊院”的西屋搬出。2006年,陈粉桃一户又举家来到晋城,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她的儿女都已在晋城安家落户,并在城里买了新房。

  “如今,当年大院里的10多位老人已相继离去,他们的后人也都成家立业,光在村里盖新房的就有12户,在上海、深圳、太原、晋城以及阳城工作并且落户的就有10户。举家外迁进城的也有七八户。不仅如此,大院里已经走出去3个研究生,16个大学生,而且家家都有了小车。”陈吉锁老人说到改革开放,乡亲们的生活变化,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但是,不论他们身居何处,没有一刻能忘掉那个曾经喧嚣拥挤但又十分快乐的“粉坊院”。陈吉锁同样如此,1998年,53岁的他回孔池老家给父母烧纸时,就在一篇《故乡风土故乡情》的文章里这样写道:“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留恋这片生我养我的故土,留恋那自幼就十分熟悉的一个个善良的面孔,留恋那高高的山冈,那肥沃的梯田,那破碎但依旧诱人的老房……”

陈吉锁和老伴栗海梅在自办的“毛主席像章陈列馆”里。

饮水思源不忘初心

  随着事业的蒸蒸日上,陈吉锁一家的生活条件也是日益改善。改革开放后,陈吉锁的父亲已退休回到孔池,他在离老院子不远处修了一处新房子。“那是1980年,爸爸让我给新房大门上编一副对联。”陈吉锁回忆说,当时他想着修房子是大队党支部和乡党委批准的,修房子是全村的老百姓帮助的。于是,提笔写下“开工多亏共产党,竣工全凭众乡亲”横批“饮水思源”。“父亲很满意,还要求让我拿刀子刻在了大门两边的泥墙上。”

  “能住上新房子,过上吃穿不愁的好日子,党的恩情永远不能忘。”“饮水思源”这四个字不仅刻在了自家门头,也刻进了陈吉锁的心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铭记党恩,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干啥就要干好啥,不惜为党和人民的事业献出生命。”陈吉锁说,自己一直记着入党时老父亲对他说的这句话。

  2001年离休后,陈吉锁和老伴栗海梅,一起回到了眷恋的家乡孔池。那年,他们翻修了父亲留在村中的老房,取名“清雅居”,同时也将门头“饮水思源”的牌匾保留了下来。

  自从和老伴回到孔池生活,他们便一直思索着怎样凭绵薄之力报答故乡。看到村中央一处空地,野草丛生、垃圾遍地,他坐不住了,开始带动村里老年人义务劳动,垒地塄、修步梯、建凉亭……从2003年到2005年,他自掏腰包7万多元,购买花卉、树苗、健身器材、音响设备,让昔日的荒山坡变成了现在的农民公园。

  村里的历史文化传统不断丢失。他又和老伴栗海梅开始着手编写一本关于他们家和孔池村的“志”。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拓碑寻庙,一家一户寻根问祖,校对各家族谱,还要将村里的遗存院落、庙宇、文物等一一拍照。最终历时十余载,这本60余万字、图文并茂的“志”在2015年得以问世。他们自费印刷成册,给村里的每家每户免费赠送一本。

  2014年,他和老伴又加入了村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并在自家不远处修了一处新居,不为别的,只为将自家收藏的一万余件毛主席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著作、照片、像章等陈列出来,让更多的下一代人接受红色教育。当年年底,这个由家庭自办的“毛主席像章陈列馆”开馆,至今已有上万人前来参观学习,接受教育。

红色家风代代传

  陈吉锁夫妇育有一子两女,如今他们分别在晋城和上海安家,早已过上了幸福生活。“小家富不足道,一家人的小康不是真正的小康。陈家人的心愿是带领大伙儿一起奔小康。”陈吉锁是这么做的,他的儿女们也是这么做的。

  陈吉锁的儿子陈雷是市国税局的一名干部,2015年8月,48岁的陈雷听到单位选派农村第一书记的消息后,主动报名,来到了地处偏远、条件艰苦的阳城县东冶镇秋泉村。驻村期间,他每天带着相机、日志本,沿着山间小道爬山头,访民情。两年半的时间,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发送了400多条信息和2000多张照片,介绍、推广秋泉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故事,秋泉村仅靠旅游一项就带动农民增收5万多元。不仅如此,他还从制约秋泉村发展的水、电、路入手,积极争取资金为村民送上了自来水、拓宽了道路,安上了太阳能光伏发电板,秋泉也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陈雷也被中共阳城县委表彰为五星级党组织书记,被市国税局党组织授予“晋城市国税系统优秀共产党员”。2018年初,由于工作成绩突出,组织上又重新派陈雷到阳城县另外一个刚刚摘掉贫困村帽子的章训村,担任第一书记。“党叫干啥就干啥,干啥就要干好啥。”陈雷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要饮水思源,要不忘初心。这些年看到这几个农村发生的变化,他感觉自己心里充满了幸福。

  陈吉锁的大女儿陈莉,从1997年7月进入晋城广播电视台工作之后,在记者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20多年,平均每年采制新闻稿件300多条,其中深入基层一线的报道占到一半以上。她把镜头对准百姓,采写的《十一老翁种希望》、《皇城——乡村小都市》等作品获全国广播奖,《路通“银河”出深峡,珠连美景富乡民》等13件作品获山西新闻、山西广播新闻一等奖,她还被评为了2016年度“晋城市最美新闻人”。

  同时,为了教育子孙和周围的青少年爱国、爱党,陈吉锁老两口坚持每年国庆节在房上挂国旗,每年12月26日,全家人要以家祭、晚会等形式,纪念毛主席诞辰。村里许多老党员和青年自动登台,与他们共同歌唱共产党,歌唱新中国,歌唱改革开放,以此表达对共产党的热爱,对新生活的感恩。

  从农村走向城市,又从城市回到农村,花开花落,几度春秋。陈吉锁说,他和他的家人前后在孔池生活了四十多年,他们是改革开放富民政策的受益者,也是农村蓬勃发展的见证者。“我的乡亲们能有现在这般美好的生活,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时代的给予。”

扫码观看视频

晋城新闻网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豆晓军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096059。

我要评论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