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 登录
首页 >> 图片报道

读者留言讲述“家的故事”

2018年07月23日 09:39:00 来源:太行日报·晚报版

  本报《改革开放40年——我的大院我的家》专栏社会反响强烈

  孔池的“粉坊院”、人民广场边的“澡堂院”、大十字小胡同里的“大杂院”……由本报与神利电器联合推出的特别策划栏目《改革开放40年——我的大院我的家》,自刊发以来,社会反响强烈,每期故事都掀起了一波怀旧热,读者网友纷纷留言,讲述自己旧日时光里家的故事,这些小故事,有着寻常百姓家的琐碎,或励志、或温馨、或令人泪流满面……现将征集的部分网友“家的故事”分享给大家,让我们来共同追忆曾经的美好,共同回味那些往日时光。

  新房院的记忆

  多少年过去了,但是新房院的印象,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多少事淡忘了,但是新房院的故事,永远萦绕在我的头脑中;多少人离去了,但是新房院的人,鼓舞着我永远进取向上。

  新房院,坐西北朝东南两层楼房子组成的一个四合院子。坐落在太行山南端,晋豫两省交界处的一个叫碾槽洼的小村子里的最东端。院子里住着五家人,因为离学校近,上学方便,少年时代,我寄居在堂屋左侧的两间耳房,和奶奶爷爷共同生活,在我的印象中,房子虽然小了点儿,但是非常暖和,尤其到了寒风刺骨的冬天。

  每天一放学,我就趴在门口鸡窝的石板上写作业,天渐渐黑了,回屋点着煤油灯,趴在桌子上继续写,大叔和姑夫经常来奶奶家,一边赞扬我字工整,一边给我出谜语“一字生来巧,共有十一划,不横不竖不提钩,猜猜什么字?”,“土共田,田共土,代上镰,背上锄,什么字?”。直到我迷迷糊糊入睡。

  那个年代不缺煤炭。奶奶总是把火烘的快快的,不大点点的小屋经常挤的炉满炕满,他们谈天说地,久久不散。

  奶奶总是早早起床,做好饭,催促我起床,背书,上学。勤劳的爷爷天刚蒙蒙亮,就背上干粮去山后上煤窑,一走一整天,每晚载着满身疲惫回家。满川爷一个人过日子,经常受到奶奶的帮助,战国叔为了学点下煤窑的技术,称爷爷三叔,在爷爷身上学了不少技术。奶奶教育我说,干什么都要守制度,不迟到。

  院子东屋住着老党员应付爷,西屋住着群众红拴爷。每逢下雨天,西屋总是聚了村里爱下象棋的人,红拴爷摆棋局和应付爷杀个天昏地暗,跟着棋势起哄看热闹的人走了一个,又来一个。但是,两个老对手下了一局又一局,误了吃饭,不误棋,红拴爷的马用得好,应付爷的炮好不留情,应付爷一着急,说话就结巴,他们两个人为了一步棋,吵得面红耳赤。

  东屋的西林叔考上晋城师范了。每逢过年,爸爸要请他用毛笔书写毛主席诗词,贴在我家正面,毛主席像下面。爸爸请乡里书法名家为我家写对子,公公正正的正楷字,一直影响着我。我想,什么时候,我也要写一手漂漂亮亮的毛笔字。

  红拴爷养着一头大黄公牛,头上长着两个弯弯的大牛角,威风凛凛气势汹汹。我爷爷养着一头同样个子的大黄公牛,每到傍晚,两家人都特别闹心,两头牛大老远的就着起架势,瞪着红红的大眼睛,互相追逐,碰头就顶架,拉也拉不开,一时半刻难分胜负,总是在棍棒中分手。这两头牛干起生活来也不含糊,现在想起来,真是不得其解,一个院子里的人和睦相处,这牛也要争个你高我低。

  在物资匮乏的日子,新房院的男人们起早搭黑,辛苦工作搞点生活来源,直到改革开放,好日子越过越红火。无论穷富,大家和谐相处,心情好,心舒畅。四合院是团结合作的大院,院子里的人是一个大家庭。

  新房院随着历史的变迁,物是人非,但是件件往事,个个人物,永远留在我美好的记忆中。是鼓舞我生活的勇气,给我为人处世的志气,和谐相处的底气。

  难忘新房院,永远的大家院。时东社

  夏天下大雨院子就成了水塘

  20多年前,我们两大家11口人住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没有下水道,每到夏天下大雨的时候,院子就成了水塘,雨水还会漫进屋子里,这时候就热闹了,男人们忙着起砖头挖坑,女人们用铁火杵在砖缝里扎孔,虽然每个人头上都顶了东西,有的是草帽,有的是衣服,有的是塑料皮,但最终大家都是全身湿漉漉的。我们小孩在炕上看热闹,有一次哥哥带着我们拿篮子在屋里打水玩,那可真叫个快乐!紫茄子

  院子与我

  说起院子,你一定会联想到老北京四合院、陕北窑洞,和现如今的高层住宅楼,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时代的飞速发展,院子衍生而来的是人们对家的眷恋和年代的记忆。

  我1983年出生在晋城县,是典型的80后,四岁时,晋城最有名气的单位是酒厂、钢厂、纺织厂、蛋厂,一听这些企业的名称大概能猜出它的年代。那时候楼房刚刚开始兴起,大家慢慢开始觉得楼房卫生、方便,冬有暖气、夏天也没有蚊子。由于单位福利分房,1987年,我们举家搬到了爸爸单位的酒厂家属楼。整栋楼都是职工的住宅楼,并且位于当时最繁华的街道——西大街。刚刚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爷爷闲不住地在前阳台的空地开垦了一小块空地,种种蔬菜、瓜果。阳台的门前还有一颗山楂树,院子里的人们随手就可以吃到酸甜可口又红又大的山楂。每到山楂成熟的时候,我和弟弟便爬上山楂树干摘果子,然后分发给亲朋好友,在我的记忆里我家门前的这颗山楂树结出的果子又大又红,而且是酸中带甜、甜里又酸的那种。

  孩童时期的记忆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二十年前的酒厂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从车间拉出来的白酒、红酒依次排队过磅,出厂。热闹的场面再次把我拉回到20年前的酒厂大院,楼房不远处就是爸爸上班的机关办公室,办公楼门前还有两只大狮子卧在门口两边。办公室前面有很大一片水池和假山,还有绿绿葱葱的景观。酒厂门前那片水池,也是一处很好的玩耍之地。童年时期的我们也是不管不顾的玩耍着,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晚上。夏天对于我们小孩来说是待不住的,吃了晚饭,撇下碗筷,我和小伙伴们会不约而同地跑到酒厂的办公楼前戏耍,把楼前的台阶当成舞台,有人报幕、有人唱跳,有的玩捉迷藏、过家家,大家就这么追着喊着闹着,直到夜晚十一、二点都不愿回去。

  上学以后,印象最深的是姥姥家的那条黄华街和她曾经住过的那个院子,黄华街一直是晋城最热闹的街,因为妈妈常带我去的缘故,所以回忆也最为清晰,那时候整条街都是青砖瓦房,楼层不高,一层样式的那种建筑最多,二层的很少。黄华街的小门市部很多,大抵都是些杂货铺子,因为那时候我还小,依稀记得有卖锅、碗、瓢、盆的日杂店,还有卖毛笔、墨水之类的文具店,街上的饮料是用玻璃罐头瓶装的。姥姥的女儿多,也特别爱张罗,每周六和周日,女儿女婿们都会去看她,姥姥也闲不住,早早地她就起来去买菜、和面,包包子、蒸饺子,等姨姨们、孩子们陆陆续续到齐了,快到晌午的时候,她又开始炒菜做饭。我周末的时光大部分都是在姥姥家度过的,在这里可以听到七大姑八大姨们饶有兴致地谈论着家长里短,这几天什么菜好吃应景、哪儿的商场花布质量不错等等家长里短的闲话,氛围融洽、热闹至极。

  时光飞快,等我参加工作后,渐渐地高层住宅取代了以前的独家院和小楼房,现如今的我也紧随时代发展的脚步,住进了钢筋混凝土的高层住宅楼,上下楼有步梯也有电梯,由于楼层太高,每每上去都懒于爬楼,嘀--,按声电梯进去,几秒钟就到了。可是遇到有一次停电,我也是硬生生的从一楼爬到了19楼。也许是刚住进高层,没有什么感情的缘故,比起以前酒厂那个一层,我还是更喜欢酒厂家的一层小楼,尤其是爷爷在的时候,天气好的时候,沏壶茶,端点甜点,边吃边聊,小鸟飞来飞去,捡拾着掉在地上的甜点渣,他会弄一块地种上自己喜欢的蔬菜水果,还有花草,院子里可以有一池子水,养一堆鸭子,家里小猫翘着尾巴跳到浴池上找水喝,秋天山楂成熟的时候,摘一大筐的红果子分给亲戚朋友……那才叫院子,才叫生活。段妮娜

  烛光下的健力宝

  我是在巴公电厂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三十多年过去了,电厂已经关停,但是家属居住区却还在,这也是对每一个从电厂大院走出的人最大的安慰。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我七八岁时,父亲出差带回来一盒五颜六色的蜡烛,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生日蜡烛。那时候在厂区附近买不到生日蛋糕,因此那年我过生日时,父亲先是给我买了两罐健力宝,又用铁罐头盒盛满小米,把生日蜡烛点着插在了小米上。看着我满脸幸福地在烛光下喝健力宝,父母的脸上也笑开了花。如今日子越来越好,我也成了孩子的父亲,深刻理解为人父母心的同时,也永远铭记那段充满爱的瞬间。赵明德

  老院儿槐花香

  庭院深深深几许?曾经鲜花簇锦的赵家大院,如今只剩下古老斑驳的旧墙。昔日的青砖黛瓦,雕花窗棂,如今已是摇摇欲坠,褪色飘零,还有那漫天的迷离衰草,都缄默无语……这儿,是我的老家。院子很深,潮湿阴冷,是旧时的“赵家大院”。只有在晴天午后,阳光才会偶尔光顾一下,便匆匆遁去。站在岁月的渡口,回望儿时的院落,总会有种物是人非之感。

  记忆中的老院里,还飘着槐花的香气,依稀看到奶奶那胖胖的身影。记得小时候,每到槐花盛开的时节,奶奶总会带着我,拿上几个竹篮,来到槐树下,采摘雪白香甜的槐花,回到家中,把槐花淘洗干净后,和少之又少的高粱面搅拌在一起,饭,就有了。槐花开多久,家中就吃多久。没有吃喝的光景岁月,槐花成了家人们餐桌上的美味。每年奶奶都会晒很多很多的干槐花,用罐子装好,密封起来,等到过年时,再拿出来吃。槐花团子,槐花干菜,凉拌槐花……奶奶是无所不能的,她总能神奇地变换出各种吃食。

  记忆中的槐花,恒久芳香…… 侯玲玉

  长胡同里的小院子

  长胡同里的小院子,位于老城区大十字附近有个庙台底的小巷子。

  在这里有一条很长的小胡同,沿着这长胡同往里走,大约几十米就走进了这座有点老的四合院,乍一看,四合院已经没有了当初古老的痕迹,堂屋,东屋,南屋都已经在八十年代初经过了改造,唯独西南角有几间老房子,经历了起码有七十多个年头了……墙很厚,大约有一尺厚,屋里很暗,冬暖夏凉。院子中间原本有一个小方石头桌子,这是大院几户人家每天吃饭乘凉喝茶聊天的地方,大人们聊天下奇闻,聊东家长西家短。还有就是哪家做了好吃的,就放在这桌子上招呼大院的孩子和馋嘴的婆姨们一起来品尝!

  这个院子,虽不大,也没有什么可玩的东西,可是却给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记得大院里有几个邻居家的孩子,每天我一做完作业就与他们在一起玩,那是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小院虽然坐落在大巷子里的一条很深的小胡同内,虽然很安静,但我们并不寂寞,夏天,我们在院子里玩球,追打,弹珠。现在想起,真的很回味。

  到了冬天,那就更加有趣了,下了大雪后,我和几个伙伴就在院子里堆雪人,给它画上眼睛,再给它画上嘴巴,雪人堆好了,尽管我们的小手冻的通红,但是我们依旧很高兴。当然,我们也会打雪仗,团成一个雪球向对方砸去。过年了,四合院里剁饺子馅的,炖肉的,贴春联的,架蒸火的,边做边侃大山,那场面,热闹极了……时间就在这样的美好中悄悄流逝。我们同院的老街坊一个个都搬走了,幼时的玩伴们也都不知道搬去了何处,我后来也由于种种原因离开了那里……

  虽然许多年都没有再回到过那个小胡同的小院子里去看看。但是,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小胡同小院子。那个小胡同里的小院,有我忘不了的甜蜜回忆,让我时不时地又想起。韩晋生

  梦中的小院

  我的梦里也有一个大院!

  小时候总觉得院子很大,大大的房子,高高的院墙,院子里有护着我的哥哥姐姐,有疼爱我的爹和娘!四十多年恍如梦一场,每返故乡,只见檐花脊草怒放,瘦了小院,矮了院墙,小院里的岁月却如酵过的老酒琼浆,离乡愈久,愈觉甘甜的滋味醇厚绵长!虽出身农家,却几无农事之累之忙,因为哥哥们像树护荫下小草一样,把我捧在手心上!家境不富裕,爹娘宁肯吃菜咽糠,也尽力把儿女送进学堂,娘说,大道理不懂,可她知道,睁眼的瞎子,一辈子活的窝囊!小院里,爹受了许多累,娘一辈子辛苦奔忙,嫁了闺女,娶了儿媳,乐呵呵,迎来儿孙满堂!无论梦走多远,梦中的小院总有笑盈盈盼儿归的白发爹娘!张合荣

  一个魔鬼盒子带来的欢乐

  如果世上真有时光机,我愿坐上它回到1982年。

  那一年的春天,在我的懵懂无知中,我可爱的弟弟呱呱坠地。我们这个三口之家从此成了四口之家。儿女双全,我的爸爸估计睡梦里也会偷着乐吧。而那个继我之后,再一次从母亲肚子里钻出来的通体粉嫩的小家伙——我的弟弟,也让年幼的我对生命充满了好奇。大约也是那一年的前后,在省城工作的舅舅回乡探亲时,给我们带回了一台福建产的日立牌电视机。那是一台黑白电视机,个头小小的,方方的,却像一个魔鬼盒子,把另一个世界带到了我的同样小小的、方方的家。随着这个魔鬼盒子,小路纯子、幸子、阿信、聪明的一休哥…在一个个欢乐的夜晚闯进了我的心灵。他们的命运,也成为家属大院里,人们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那段时间,喜新厌旧的我,冷落了陪伴我多年的小喇叭,坐在教室里,心也在那个方方的盒子里,就盼着那个日落星稀的时刻,与盒子里的主人相会。因为长得像幸子,我的名字一度也被院子里的大人们改成了“幸子”,那个我无比羡慕的、幸福而又不幸的幸子。

  那一年,我10岁。弟弟虚岁1岁。爸爸37岁,妈妈35岁。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好年轻啊。比我现在还要年轻10岁呢。在水一方

  □网友留言

  lxj

  小时候大院的时光是留存在心底最美的记忆。虽然那时候生活不富裕,孩子们的快乐却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没有快节奏,没有补习班,有的是数星星,捕蝉,够果子……的快乐。一有空还是想回老家,没有过度的光污染,美美地睡一觉,跟父母唠唠家常,听听老家的人和事。

  刘腊根

  小编的题头真好,真有趣,特有新意。

  若冰

  梦里一刻,时光千年!

  岁月

  看到小院,想起了儿时住过的院子,七、八家住在一个院子里,那叫个热闹。特别是中午放学后,端着饭围在一个半导体旁,边吃边听小说连播,美!

  郭文忠

  回不去的大院!追不回的芳华!再过40年,下下一代媒体也许会推出“讲讲你的楼房故事”,因为那时候的人们不再住在现在的单元楼里,大楼房成了我们和我们子女的回忆。回忆大院的同时,畅想40年后的人们可能会居住在一个个模块化宅子里。

太行日报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
【打印】 [ 责任编辑: 杜晋鹏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

《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新闻网、《太行日报》、《太行日报·晚报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0356-2213867。

我要评论           

Copyright 2006 - 2017 jcnews.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0356-2213867 E-mail:thrbwlb@163.com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   平台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083033 新出网证(晋)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